名利场之9月CEO沉浮录

   退休“抗议者”:马雪征

  就像英雄永远不会老去一样,马雪征现在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一个有丰富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永远拒绝退休。在成功主导联想并购IBM个人PC事业部后,马于今年5月23日辞去联想集团CFO职务,转任非执行副主席。最新消息是,她将确定加盟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基金之一的德州太平洋集团(TPG)出任合伙人及执行董事,TPG在一份声明中称,马雪征将关注TPG在华业务,包括拓展新的投资机会、对投资伙伴公司提供战略和运营管理建议以 及与中国商业领导人建立长期伙伴关系。

  当时,联想内部对马雪征离职的一个解释是,长期的高强度工作让这个素以坚韧不拔著称的女强人也希望能有自己的时间休整一下——现在,中场休息结束了。

  对于在全球管理着接近400亿美元的德州太平洋集团来说,马雪征在中国的经验和人脉资源无疑是加速其中国业务的重要筹码

  克莱斯勒新军团之补足拼图:吉姆·普莱斯(Jim Press)

  你不得不赞叹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 LP的手笔之大。尽管这家私人股权投资公司收购的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此前情况糟糕得令人绝望。但随着一系列最高管理层的人事任命,外界不禁感觉到克莱斯勒的希望。

  继前家得宝CEO纳德利入主克莱斯勒之后,前丰田汽车北美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吉姆·普莱斯的加盟让这家美国公司的“挖角”行动达到了最高潮。作为丰田公司历史中唯一一名非日籍董事,普莱斯是丰田公司中职位最高的美国人。但现在,他情愿放弃这一切,选择与前克莱斯勒CEO莱索达共同担任克莱斯勒公司的总裁和副董事长。

  究竟是什么让普莱斯放弃丰田的优厚位置?答案是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和丰厚的股票期权。这意味着普莱斯在享受自己热爱的销售工作的同时,还可以在日后克莱斯勒被出售或上市时大捞一笔。普莱斯精于销售和营销,莱索达擅长工厂制造管理以及与工会谈判。这极大弥补了克莱斯勒新任CEO纳德利对汽车业的生疏。祝贺!该行业又一出起死回生的戏剧徐徐拉开了帷幕。

  克莱斯勒新军团之意外制造者:墨斐(Philip Murtaugh)

  笑容可掬的墨斐又一次给汽车行业带来意外。9月7日,他宣布从担任执行副总裁的上海汽车离职,加盟克莱斯勒集团,担任亚洲首席执行官。

  两年前,因不满通用汽车亚太区,墨斐加盟上海汽车,主管海外业务。在上汽任职的1年3个月时间里,墨斐显示其卓越的跨国经营能力,不仅成功平息 双龙罢工,并将双龙扭亏为赢。

  作为中国汽车市场成就的一位职业经理人,墨斐的能力已得到全球认可。凭借丰富的跨国经验,可以助力中国汽车企业进入国际市场;依靠对亚太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的精准把握,又可以帮助跨国汽车企业复兴中国市场。

  在墨斐看来,加盟克莱斯勒是不容错过的机会,亚洲业务领导人的宝座是其职业生涯的又一次提升。不过,这同样也是一个巨大挑战,克莱斯勒在被戴姆勒集团出售后,亚洲业务需要重新梳理并加速发展。从这一点上看,墨斐的确是不二人选。

  “坏”事多磨:约翰·华莱(John Varlay)

  美国次级债务风波已经使这位巴克莱银行CEO成了业界“最郁闷的人”。流动性收缩使巴克莱投资部门开发的结构投资产品损失惨重,有四个投资产品同时被标普下调了评级。大约3个月前,巴克莱还为德国萨克森银行开发了一款30亿美元的结构性投资产品,主要投资美国的次级债券市场,如今该银行因次债损失而被兼并。

  因此,巴克莱8月底的股价比上月降低了14%,这不仅使得巴克莱的投资策略和华莱受到质疑,同时也为它竞购荷兰银行这桩旷日持久的生意增添不利:按照最新的竞购条款,巴克莱决定向每股荷银普通股支付2.13股巴克莱股票和13.15欧元现金,股价下跌,导致巴克莱竞购方案的价值比对手苏格兰皇家银行少了110亿美元。

  更何况,华莱恐怕还要面对刚刚砸钱进去的中国和新加坡投资者的疑问。在经历了黑石股价大讨论之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入股巴克莱又因此事遇到了类似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