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唯物辩证法看,药店诊所利国利民

  当我们还在将药店诊所看作洪水猛兽的时候,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正在大力发展药店诊所,以缓解政府卫生投入不足、协助政府对慢性病的防治以及降低百姓的医疗费用和诊疗时间。然而,是什么原因使得药店诊所在中国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困境呢? 
 
  在正文的开始,笔者要先阐述几个概念:

  ●药店:即零售药店,是药品供应商、保健品供应商或者其他商品供应商与目标消费者进行交易的平台,通过商品(药品)经营差价和其他方式赚取利润。  

  ●诊所:现阶段是以个体医师名义经申请审批后,为患者提供简易健康卫生服务的营利性医疗机构,通过收取诊疗费和药品经营差价赚取利润。  

  ●药店诊所:开设在药店经营处的诊所。                    


六大矛盾困扰我国零售药业
                    
  ●处方来源PK处方药销售

  近年来,中国的零售药店经营越来越规范,处方药与非处方药的分类管理越来越细化,2007年起,零售药店不得经营麻醉药品、终止妊娠药品等8类药品,注射液、肿瘤治疗药等11类药品必须凭处方销售。在规范之余,零售药店的行业利润迅速下滑,只有30%左右的零售药店能够赢利,而导致药店利润率下降的原因是药店数量过多出现重复建设,还是药店自身缺乏行业素质无法得到大众认可,再或是行业内不正当竞争呢?医院拥有绝对的处方控制权,如果处方不能外流,药店的大部分处方药岂不成为宋朝词人周敦颐笔下“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莲花了吗?  

  占据我国药品市场70%以上份额的医院与只有25%左右的药店之间,该如何取舍?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店集团沃尔格林年销售额接近450亿美元,其处方药占总销售额的60%以上,紧跟其后的CVS年销售额接近400亿美元,其处方药所占份额更是达到70%。医药产业要发展,不能没有药店;药店要发展不能没有处方药。药店的处方来源和处方药销售之间的矛盾真的不可调和吗?  

  ●药店PK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2006年是“社区年”,政府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了颠覆性的改革,使得社区医疗系统长足发展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医疗模式。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社区、家庭和居民为服务对象,以妇女、儿童、老年人、慢性病人、残疾人、贫困居民等为服务重点,开展健康教育、预防、保健、康复、计划生育技术服务和一般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服务,具有社会公益性质,属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其药品品类尽管不如药店多,但这些药物基本可以满足大部分疾病的防治需求。这就使得药店在经历处方药限售令之后再次受挫。

  虽然中国药品零售市场的规模经过近年来的市场化运作已经突破900亿元,但行业的赢利能力还很弱,有相当一部分药店处于亏损状态。此时一方面需要药品零售行业自救,另一方面需要政府宏观调控予以扶持。然而现阶段,药店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却在相互竞争,矛盾不断加剧。  

  ●诊所PK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诊所在经营上有自己的特点。由于中国还没有真正实行医药分业,一个诊所就相当于一个小型医院或者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但其又具备药店的属性。诊所的赢利途径主要通过药品买卖,同时收取低廉的诊疗费。尽管医疗设备不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但经营的药品品类却更多。中国现有诊所约13万家,也就是有13万家具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功能的、可转化的潜在卫生资源。但目前中国的诊所绝大多数还是孤军奋战,艰难经营,有些诊所通过与退休的名老医师达成合作协议,利用他们吸引患者,同时通过患者购买药品或者接受简单治疗获取利润。如果能够对这些诊所进行规范管理,组成一定规模的连锁业态,将对中国医疗卫生保健体系的建设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但现阶段,诊所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矛盾随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发展而不断加剧。  

  ●合法诊所PK“黑诊所”

  提到诊所,不管是业内还是业外,人们始终对其存在的必要性持怀疑态度。也许是中国目前的“黑诊所”,也就是无证诊所太多的缘故。据权威机关报道,2004年中国清理整顿私人诊所的数量达到约2.5万个之多!  

  “黑诊所”不仅数量多,而且分布广。近年来,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打击“黑诊所”,但收效甚微。“黑诊所”为什么会产生,为什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中国医药市场在近20年中得到了迅猛发展,全国医药产品的销售额年平均增长13.5%,2005年中国医药工业生产总值约4700亿元人民币,医药市场已经颇具规模。  

  虽然中国的医药市场经济体制正在逐步形成的过程当中,但当前医药卫生体制的改革相对落后于经济体制改革总体进程,我国亿万人口离“人人享有初级卫生保健”还有较大差距,这些都导致中国正常渠道的医疗健康服务还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需求。但“一粒老鼠屎”还是坏了“一锅汤”,合法诊所往往被老百姓误认为与“黑诊所”是一丘之貉。如果能够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加上宏观调控,合法诊所必然通过品牌建设的途径获得应有的市场份额。因此,合法诊所与“黑诊所”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以市场经济的无形之手为主来解决,而不是现阶段以行政手段为主进行干预。  

  ●药店诊所PK医院药房

  药店诊所拥有执业医师和护士,虽然医疗设备远不如综合医院,但能够承担简易的诊疗工作,具备开具处方的权利,此时药店就成为具备医院药房功能的药店,诊所可具备医院门诊科室的功能,药店的药品又比医院药房的至少便宜15%,必然抢夺医院的市场份额,这就与现阶段医院市场占药品市场75%的大环境格格不入。药店设立诊所势必分流医院的营业额,这是市场经济的可调和矛盾,但却是计划经济的不可调和矛盾。  

  ●政府卫生投入不足PK民营资本无门可入

  2005年,全国有23亿人次到医疗机构看病,7000万人因病住院。但是,优质卫生资源严重不足,这是长期存在的突出问题。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2%,而卫生总费用仅占世界总费用的2%左右;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中用于投入医疗的比例高达15%左右,中国这一比例仅6%,而中国人口总数又是美国的4倍多!可见政府的卫生投入严重不足,此时,本应该大量吸引民营资本进入卫生领域以缓解压力,但种种限制以及卫生资源的不合理分配导致民营资本没有赢利的条件,公立医疗机构不仅医疗资源雄厚而且享受免税经营的优待,这就导致政府卫生投入不足与民营资本无门可入的矛盾,诊所原本是民营资本的舞台,但没有梧桐树又怎么引得来金凤凰呢?  

  笔者认为,药店诊所在恰当的管理体系下可以缓解各种矛盾,促使中国的卫生事业取得新的发展。事实上,药店诊所在国际上已有先例。

   
他山之石如何攻玉
                    
  美国第二大连锁药店集团、年销售额接近400亿美元的CVS开创先河,于2006年7月13日收购了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MinuteClinic公司,该公司是全美最早和最大的药店诊所,是专业的健康诊疗服务机构。此外,美国的其他连锁药店集团如沃尔格林、沃尔玛、莱爱德等都纷纷开设药店诊所,预计未来美国药店诊所规模至少有5000家。  

  开设在美国零售药店内的诊所以其价格低廉、就诊时间短的诊疗保健服务而深受顾客欢迎。诊所配有执业护士和医师助理,可提供从接种疫苗到治疗感冒在内的简易诊疗服务,治疗费用只有医院的25%左右;此外诊所也接受大部分的医疗保险健康项目。  

  美国人对这些诊所也给予了高度评价:83%的人表示这些诊所可在医生休息时为病人服务,78%的人表示诊所的服务快速而方便。此外,从今后的发展趋势来看,这些零售药店诊所还将涉足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预防和治疗领域,以帮助政府开展慢性病的防治工作。  

  ●药店诊所缓解处方药分类管理的矛盾

  药店诊所在政府制定的药品目录范围内进行处方治疗,可以缓解处方药分类管理带来的矛盾——虽然没有处方来源,零售药店现在还可以销售处方药(凭处方购买)。政府管理部门可以通过制定相关制度,限制药店诊所的全科医师收取药品贿赂的腐败现象,不能因为害怕出现腐败就不去做原本合情合理的事。  

  ●药店诊所缓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引起的矛盾

  所有围绕社区卫生服务制定的相关制度和内、外部环境都有利于其快速发展,然而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在完善和壮大的同时,在百姓得到实惠的同时,药房、诊所的客流量和购买率却在下降,整个医药产业链并没有得到实质性延长,财富只是在产业链中的成员之间进行转化。药房+诊所拥有1000多亿元的市场价值,而社区卫生服务体系目前只有200亿元不到(未来预计可达到600亿元)。继续发扬零售药店和诊所产业的规模优势同样是医药产业的重中之重。  

  通过药店诊所模式,可以有效缓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因分流顾客而对药房和诊所造成的影响。在游戏规则的规范下,当药店诊所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有益补充,整个产业链成员就可共同成长。  

  ●药店诊所可让“黑诊所”无处藏身

  药店诊所以专业的技能、良好的形象、快捷的服务、庞大的终端数量赢得百姓的青睐,以市场经济的规律运营占领应得的市场份额,配合宏观调控手段,完全可以让“黑诊所”这一社会毒瘤无处藏身。

  ●药店诊所缓解卫生投入不足的矛盾

  药店诊所的投资小,需要的设备和人员少,对设备和人员的要求也不高,政府一方面可以尝试在国有连锁药店系统内独立出一个国有药店诊所系统,提供健康咨询和治疗小病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的新型模式;另外一方面也可引入社会资本以更快的速度进入药店诊所行业,具体形式上可仿效连锁药店模式。  

  在管理上,管理部门一方面完善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和服务机制,另外一方面给予优惠的政策,吸引各类社会资本,以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促进各种民营社会医疗机构的建立,这样既可以减少政府投入,又充分运用了民间资本,缓解卫生投入不足的问题。


药店诊所怎么运营
                    
  ●药店诊所的定位

  药店诊所应该视同为基本、初级的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充分利用药店的药品和药师等人力资源,可国有化,亦可民营化,均为百姓提供快速、安全、有效、便宜的初级健康医疗服务,它可成为“人人享有初级卫生保健服务”的世纪卫生工程的一部分。  

  ●政府建立完善的药店诊所管理体系

  健全药店诊所的准入机制,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任何机构或个人满足市场准入条件,就应该允许其进入卫生服务市场;  

  建立政府服务机制,将药店诊所视为关系民生的重要医疗机构,从政策上鼓励和支持药店诊所的正常发展,提供优良的政府服务系统;  

  健全药店诊所监督机制,严格监督管理诊所的卫生服务质量和水平,规范诊所的经营行为,维护市场秩序;  

  建立“药店诊所用药目录”,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用药目录为基础,药店诊所不能处方超出目录范围的处方药;  

  健全药店诊所医疗人员的再教育机制,提高药店诊所医务人员的业务水平,培育合格的全科医师,鼓励离退休老医生发挥余热,参与药店诊所的医疗工作,鼓励新毕业医疗人员参与药店诊所的工作,在药店诊所中锻炼和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  

  药店诊所纳入国家基本医疗机构范畴,是国家卫生防疫的辅助机构,承担基本卫生保健知识的教育工作,承担部分疫苗注射的工作和其他卫生防疫工作;  

  药店诊所的赢利包括收取卫生健康服务费、慢性病防治基础工作国家补贴专项费、药店诊所用药目录的经营差价、医疗设备(如雾化器等)的租用等。  

  ●配合政府做好初级卫生保健的教育工作

  药店诊所本身要加强品牌建设,锻炼内功,提供自身的素质,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与政府共同倡导“大病进医院,小病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药店诊所”,为药店诊所营造良好的市场氛围,加强药店诊所在老百姓中的专业地位,为医疗资源的合理利用奠定扎实的基础。  

  ●药店诊所经营条例

  总的原则:药店诊所以初级卫生保健服务为主要业务,依托连锁药房,采取医药分业模式,诊所不设药房,诊所经营地址设置在药店内;  

  药店诊所必须以连锁形式经营,每个连锁诊所通过统一标识、统一服务标准、统一工作流程、统一管理、统一培训的方式将每个药房连锁诊所单位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从而改善药店医学服务水平低下的现状;  

  每个连锁诊所不设药品采购业务,由专业药房托管,以专业的医学技能为患者提供健康服务:慢性病如高血压、哮喘、糖尿病等的防治,常见病如感冒、支气管炎、皮肤病、过敏等的防治,突发性疾病如休克、烧伤等的紧急初级治疗,并有立即转诊的途径;  

  连锁诊所总部配置业务管理人员、战略规划人员等,连锁诊所单位人力配备有1名所长、2名全科医师、1名实习生、1名化验师、2~4名护士,1名收款员;  

  连锁诊所借助连锁药店分布地域广,达到方便患者就诊的要求,可成为承担商业保险定点诊疗的医疗机构之一,甚至成为国家医保定点机构;  

  连锁诊所可设有输液室、注射室、诊疗室、化验室等,硬件配备有氧气瓶、1~3个床位、血压计、视力表、体重身高测量器材、简单的化验设备等,当然在城市里设有一个相对功能强大的连锁诊所中心店,可以处理一些更加复杂的疾病诊疗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