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往事值得回味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值得回味。

  金正集团,一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民营企业,有过辉煌,有过明天,曾劈荆斩棘,奋勇向前;曾力挽狂澜,重现风采!可如今的“金正”,却在内外交困、无人援助的情况下,濒临绝境!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探寻失败的原因,借鉴金正失败的案例,是能够给现在的好的或者坏的企业以警示:一个曾经富有朝气的民营企业,一个大展身手朝多元化发展的企业,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衰落?它的辛路历程能否给那些仍在努力奋斗的民营企业一些暗示和教训?笔者分析,金正在其近几年的发展史上,至少有六大失误将其推向颓败的不归路:

  1、 无肆扩张、埋下隐患

  在高速公路上开过车的人都知道,车子开得越快就很容易出车祸。然而现在很多企业均将速度营销当作是发家之宝,企业这辆车开得飞快。在创业初期,依靠某一个产品,某一种理念,某一种胆识,快速把企业做大,这几乎是所有创业家的不二法则。

  金正也一样,在短短的几年内,由单一的影碟机迅速发现成为集科研、制造、贸易、投资为一体的多元化高科技企业,产品也由视听、电话、发展到等离子彩色电视机、空调、语言复读机、CD机、MP3、电磁炉、饮水机等热门产业。但是,一家资金实力不够雄厚的民营企业随即遇到了资金瓶颈。由于目前国内银行体系不完善、证券市场功能不健全,金正的融资渠道实在有限。要想在国内股市IPO需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而且“排队”的时间也等不起,国外IPO也不容易,而且费用高昂。对于金正来说,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盘活某一“走下坡路”的国有上市公司的“壳”,实现融资的愿望。于是金正入主了上市公司太原天龙。金正的这些做法:选择买壳上市,然后发展空调、手机等相关多元化产品,这还一度被视作是民营企业特别是碟机企业发展的新思路。金正“借壳”是从2001年开始的,本想走一条上市捷径,不料借壳审批程序一拖两年,这使金正错过了最好的企业发展和产业转型的时机。在这个阶段,夏新、新科等国有企业在政府扶持下都已成功转型,而金正却不得不将全部精力放在了内耗和拯救危机重重的“壳”上。 

  尽管错过了最好的产业转型和发展机遇,金正仍然无肆扩张,多元化的欲望不断膨胀,于2003年高调宣布全线进军空调、手机和液晶电视,并在珠海筹建占地400多亩、投资近1亿元的金正空调基地。而2003年信息产业部明令暂停发放手机生产牌照,金正没有生产牌照则千方百计地借用“托普”的牌照,这也限制了金正的发展,这些都进一步加速了股东内部利益纷争的矛盾。大的产业背景已经为后续危机的爆发埋下了种子。 

  2、 股权繁变、企业动荡

  企业选择怎样的发展道路,完全取决于企业家的追求、企业家的人格魅力和领导能力,以及企业家是否鼓励吸纳各方精英来共图大业的机制。 金正的发展速度过快,导致其自身变化速度受到一定的牵制。因为企业发展过快过大之后,企业领导者无法控制,决策内容很难传达到企业的各个层级,最终使得企业内部出现振荡。

  金正自创建起,其股东变更速度就非常频繁,而民企老板的变更往往意味着股权结构的变更,意味着公司的所有权、决策权的变更,意味着新一轮“整风运动”、“派系运动”、“经销网络运动”的风起云涌。回头想想,一个正常发展中的企业,其到底有多少精力可以耗费在无休无止的振荡之中?能够承受几次辗转之痛?变更之后,人不是从前那班人,企业必然不是原来的企业,导致企业的理念及初衷也随之变改得面目全非。 

  通过金正企业股权结构频繁变更所导致的企业动荡危机,给了我们现行企业很多启示,民企在进行较大的变身或者变法的时候,必须井然有序,不宜满城风雨,地动山摇;在很多情况下,民企在发展中的稳固比什么都重要。金正这些年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确实很快,因此,金正忽略了在调整中维系速度的能力,一旦企业发生动荡,所有的速度优势立刻变成阻碍企业发展的绊脚石,成为相对速度之下的牺牲品。

  3、 表面繁荣、缺失诚信

  在当今社会,缺乏诚信的企业将会大大的增加经营成本,因为做生意是要尽量地占用别人的资金,要做好这一点,国际上最好的经验是诚信。在美国华尔街,“借”字就是其最根本的经营奥妙。当然,要运用好“借”这个工具,诚信显得比一切都重要。

  中国很多的企业确立是在资金上出问题,金正也没有避免,先是万平挪用上市资金而后是传闻金正负责财务的副总经理把金正的所有账面资金3000万元卷走了,下落不明。与以前的繁荣比较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然而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经过媒体传播后,消费者的第一印象是:真是乱七八糟的企业!买过金正产品的人肯定有点后悔。从而也导致供货商拿不到货款,员工拿不到工资,弄得企业是人心浮动。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的所谓凝聚力从何谈起。失民心者失天下,金正之现状正是缺乏诚信惹的祸。 

  一个成熟的管理模式是由成熟的理念和成熟的方法所组成,两者缺一不可。在当今过于重方法或重技巧的时代,企业一定要深化管理的系统思维,苛守千古不变的信条:诚信!在看似简单的理念上入手,运用适合自己的管理方法,打造企业有效的管理模式来,这样的话,可能就不会再出现像金正这样的事情来。诚信这个词,看似很简单,但如果没做好,就会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闹出许多的“金正事件”。

    4、 兵变斗争、无序恩怨

  有句话说得好,做企业就如同做人,一个企业的悲剧莫过于企业家的悲剧。做企业本身就是一种功利行为,许多老板均是为了实现名利双收的价值。当这种功利行为随着企业不断壮大,企业个人因素逐渐转变为更为广阔的社会因素的时候,此时企业的可控制力也随着企业的壮大,从企业家权力里面逐渐减弱,功利本身就成为一种可以量化的情绪,去左右企业家的心态和行为,一旦企业家的心态失衡,可以想象,企业的危机随即就会到来。 

  民营企业家一定要善于控制自身的心态,在自己的企业发生质变或者量变的同时,必须更好地转变自身的心态,科学采取管理行为,控制好大局。然而金正却是财权、股权、管理权更迭频繁。其根本的原因是企业的治理结构不完善,管理水平也比较落后,特别是没有上市的民营企业,在董事会、监事会等机构和制度还不完善的情况下,很多时候甚至会出现谁拉到了更多的人,或者掌握了竞争对手的把柄就可以将对方逼下台并取而代之的情况,或者干脆“率众另立山头”。从2001年“兵变”创始人杨明贵落荒逃往美国,到最近的二股东举报、大股东遭羁押调查,这说明金正在企业制度、管理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没有好的治理结构与管理,企业内部的“无序”斗争就会成为常态。 

  5、 管理混乱、轻视法律

  根据金正事件的表象来看,产业转型的困难、市场及资金链上的问题,还有股东之间的矛盾,一起把万平推到了困境中。而金正借壳上市也直接成为了企业内部矛盾激化的导火索。上市公司所要求的规范的企业管理制度、严格的报表审计、准确的信息披露必然无法容纳原本臃肿扯皮的企业作风。 

  很多媒体披露,金正的内部结构相当复杂,签字程序漫长而无效,臃肿人员繁多,这也许都只是金正的表面症状。是不是以前就没有发现这种现象?只有当问题到了不可调和的时候,才意识到管理的问题?企业在“老板英雄主义”时代,依靠企业家自身的魅力或者就是依靠“财力”因素,使得整个团队聚集在一个人之下,围绕一个目标实现老板及团队的梦想,但当企业发展到较高层次,比如上市,企业的规模和成绩都暴露在公众目光之下的时候,企业做什么,乃至企业家做什么,必然会得到公众的评点或者指责,在这个情形下,企业的危机或者企业家的危机(管理力和财力)就会升级为社会危机,任何一个疏忽都不可逃脱,金正的危机绝不是媒体的发难和揭黑,千万别侥幸可以躲过去。

  中国很多企业均有这样一种通病,千方百计地与政府套近乎,搞关系、走路子,而对于法律却视若无睹,认为只要把政府关系搞好,就万事大吉。另外,由于我国经济方面法律环境很不健全,经济活动无序化十分严重,导致很多企业轻视法律的作用。种种迹象表明,金正产业转型的困难、市场及资金链上的问题,还有股东之间的矛盾,一起把万平推到了困境中。业内有传言称,万平还将金正的银行贷款3亿元转移到加拿大,金正集团和下属公司近年来走私芯片和逃税达12亿多元,而万平本人及全家都已办好移民加拿大的手续。

  6、 资金绷断、企业垮台

  中国民营企业主都有这么一种习惯,喜欢搞无边界扩张竞争优势。往往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随着企业面临空间的突然开阔,在各种投资渠道的诱人利益驱动下,往往会不顾一切开足马力全方位向外拓展,进行企业多元化营销。“只有把钱投出去,才能让小钱生大钱”,这是民营企业主们一向的经营理念。金正就是做得越大投入的就越多,毫无节制的扩张、加快步伐拓展业务,最后带来金正的是资金流的紧张,引起整个企业资金链的绷断。 

  资金链如同企业躯体内流动的血液,它一断就预示着企业要垮台了。通过融资、上市筹措资金带来的高速发展在国内许多发展不健全的企业内部所带来的隐患和危机是不可忽视的。如果目前中国企业不能迅速改变单纯依靠投资扩张推动发展的模式,未来“资金链断裂”将会愈演愈烈。仅从表面来看,目前“资金链断裂”似乎是民营企业的特有现象,但不能忘记,就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批的国有企业也都是因为资金彻底枯竭而被迫破产、倒闭。“资金链断裂”于中国经济并非新现象,也并非发端于民营企业。单纯依靠投资扩张推动企业发展的模式是“资金链断裂”的根本原因,只要传统发展模式的制度基础继续存在,“资金链断裂”将成为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所有中国企业可持续发展最大的危险。这也是金正留给我们深刻的血案教训。

  金正的步伐曾经可谓天马行空,一日千里,但是今天却为这种不稳健的发展步伐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令人心痛,给到民营企业的启示,就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要注重管理,一定不可轻视法律,一定要注重危机可能付出的代价,把事端控制在爆发之前,进行多元化营销的时候,一定要科学、稳健的进行各项把关,把基础工作做踏实,三“做”而后行。时间还是在流,怅然若失。企业就如人,不要为自己辩护,而是要寻到自己轨迹目标,不要步前者后尘。真金也怕火炼,往事值得好好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