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如何PK叶茂中

   首先强调说明:本文决不是为了借助叶茂中的名气来无中生有炒作自己,关于本文所述内容的真实性,读者可键入关键词搜索“2006中国营销领袖年会”,有对话视频和文字记录为证。--张会亭

  前言:

  叶茂中,一个让国内策划界、广告界和企业界都耳熟能详的名字,不可否认的是,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为当今广告营销策划领域的一面鲜亮的旗帜。更让人敬佩的是,叶茂中在给别人做广告策划的同时,也充分把自己给策划了出去,无论是具有强烈神秘感和超强VI识别效果的帽子,还是业内传闻其相对比较耍大牌的行事风格,都无不彰显了这个传奇人物的独特个性;无论是在普通的营销杂志上,还是在飞机杂志上,都能看到叶茂中广告的身影,这都说明了叶茂中已经越来越从营销策划的“窄众”领域浮现到了社会化的“广众”领域。因此,不光营销策划圈内的人知道叶茂中,普通百姓也有很多人知道叶茂中。听他的课,大多数基层营销人和广告人都只能望其项背;向他索要名片,大家要上去“抢”,否则你抢的晚了就早被其他人抢没了。这大概就是叶茂中印象吧。

  我本人知道叶茂中也是从几年前的望其项背开始的,直到今年,严格说是直到几天前,我终于获取了跟他平视对话的机会,可能在他以广告大腕的眼光看来,我并不值得跟他对话,只是迫于组委会的安排才不得已坐到台上敷衍我个把小时。但是在我以专业主持人的眼光看来,任何再牛的人物,一旦在台上参与我的节目,我就必须用平等对话的心态来对待,因为任何对台上嘉宾的个人崇拜和对自己的妄自菲薄,其最终结果只会让嘉宾更高傲,让主持人自身更丧失自我,从而丧失了对整个话题线索全面调控的主动权,最终使论坛沦为一场一塌糊涂的崇拜会和歌颂会。所以,基于对论坛负责的基本出发点,我必须用平视的眼光来看我的所有嘉宾,当然,这里面自然包括叶茂中。

  2006年12月16日,北京星河湾四季会,600人大会议厅。

  由我全天全程主持的《新营销》杂志2006中国营销领袖年会正在紧张进行中……

  下午16:40,本次年会的最后一场压轴尖峰对话马上开始,对话结束之后,便是晚上由我继续主持的多达47个奖项的年度标杆企业和标志人物的颁奖典礼。因此,本次压轴对话的现场效果的好坏,不光是对全天议程的一个总结、升华和高潮,还直接关系着现场600名观众对晚上颁奖典礼的期望值和参与度。如果对话效果很热烈,那么大家会感觉意犹未尽,然后便会顺便参加晚上的颁奖典礼;如果对话效果很寡淡,则大家必然会因为熬了一天而心力交困,于是便很可能会在对话结束后纷纷离去,到晚上现场就没几个人了。

  作为全程主持人,我自然能体会到这场对话在关键环节上的重要性。可以肯定的说,如果说现场观众对本场对话有很大期待的话,那么,大多数的期待分值都会打给叶茂中。这或许就是叶茂中的魅力和张力吧。

  为了更为真实的再现当时的场景,现在,让我们不妨再看看当时的话题和嘉宾。(下面的对话文字部分来自金融界网站的网络速记内容)

  16:40—17:40 尖锋对话:迈向2008,中国企业的世界机会

  叶茂中 叶茂中营销策划机构董事长

  路长全 北京赞伯营销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熊晓杰 广东长隆集团市场营销总监

  傅 博 武汉多米国际营销传播机构(中国)CEO  

  开场:两个意料之外的下马威

  我毕竟不是第一次主持这种高规格的论坛,也不是第一次接触知名嘉宾,所以,开场时我并没有丝毫的紧张,于是,按照我一贯的幽默风格,我这样引出了我的嘉宾:

  有人说中国只有两个人的帽子值钱:一个是老赵,赵本山;另一个是老叶,叶茂中。老赵在忙今年春节晚会上又该咋忽悠,下面我们就先请出老叶。有请叶茂中先生。有请。(观众们掌声雷动,叶茂中在人群的簇拥中款款登场)

  接下来有请……(路长全先生因为堵车,尚未到场,后来也赶到了)

  张会亭:我们先暂时和台上的三位嘉宾来共同探讨本场对话的主题“迈向2008,中国企业的世界机会”,估计现场的观众朋友很想了解我们嘉宾的观点,仍然按照惯例,我们嘉宾先和大家来第一个照面,之后再细化分解。先有请叶茂中先生。

  叶茂中: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国内市场还知道一点,如何走向世界?不知道。(大家笑)

  张会亭:没有关系,叶先生很谦虚,但谦虚的背后往往意味着骄傲,他不知道,但有人知道。我们接下来请熊晓杰先生。

  熊晓杰:这个很抱歉,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做的行业是旅游行业,主要面对国内市场,所以2008年对于我们这个企业有什么机会?没有想清楚。

  (需要强调说明的是,在民间做现场版的商业会议论坛,与在央视做电视节目有着本质的区别,很多嘉宾都是在会议当天才匆匆到场,大家都很忙,主持人不可能事先跟嘉宾来个彩排和预演,主办机构也往往不会做这样的安排。更重要的是,所有的现场对话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剪辑的“原生态版本”,100%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所以,这就要求主持人必须一气呵成,也就是要“一遍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此,刚一开场的第一个照面问题,两位嘉宾都回答说不知道,现场给我来了个“烧鸡大窝脖”,这不能不说是对主持人的一个重大打击,如果没有一点心理素质,你说接下来可怎么继续进行呢?现场的观众看到两位嘉宾一开场就连续都说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哄笑了。此时此刻,我面临的压力不言自明。于是我急中生智,来了个自我解嘲:)

  张会亭:没关系,我不认为这是对我的挑战,这应该是对《新营销》的挑战,两位大牌嘉宾都无法回答,这只能说明这个对话的标题设计的不好。那么请傅博先生来谈谈你的观点。

  傅博:我谈谈个人的肤浅的认识……(不管谈的内容如何,傅博总算开了场,只要嘉宾开讲了,我作为主持人就有后话了。)

  张会亭:傅先生传递了一种怯场的看法,2008年太大了,某种程度直接留给更强大的公司,中小企业没有机会了。现在我也越来越感觉到本场对话的主题有点问题,还没有迈向2007呢,就直接迈到了2008年,但是下午话题更多的是从体育开始的,无论是刚开始的飞德(Elloit FrieDman)先生,还是郭杰先生都是谈体育方面事情,无非是体育营销,或者在2008年奥运会来临之际,中国营销发展方向……假如说,叶老师服务的客户很多,尤其是体育品牌,在福建人们可以不认识哪个明星,但是必然认识叶茂中,您服务了这么多品牌,他们是如何看待2008年带来他们的机会?您是如何给客户出的主意?这个总知道吧。

  叶茂中:真不知道如何说。但不说我觉得有对不起你。2008对于咱们国家来说,好像是一个推广我们国家形象的机会。我想体育时代到来,2007年2008年我想中国任何一个企业不善于和奥运、体育进行嫁接的话,我想营销还是需要一些落地的平台,这个平台我觉得在后面两年之中,如果有企业错过的话,我相信他是会后悔的。所以我们客户分两类:一是出钱的,出的少的有1600万,多一些的有4000多万。对于他们来说,抓住奥运机会比较明显一些,五环标志可以印在他们包装上,终端上可以体现出来。我们还有一类客户是一分钱都没有花的,第一是错过了,第二是舍不得,还有其他原因,所以说非奥运赞助企业的奥运营销也是我们目前公司讨论比较多的,说白一点,我们如何让我们服务的品牌能够揩到奥运的油,这是我们想的。我们两类客户都有。我们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张会亭:面对这两类客户,有赶上的,有没有赶上的。你们采用什么样的差异化对策?

  叶茂中:这个我觉得就不应该告诉你。我们每天都在想这件事情,就是如何通过奥运概念来做这个市场,这里我想举一个例子,不知道大家是否熟悉,莱茵阳光地板,是一个新品牌,……田亮做运动性地板,口号很简单,就是地板帮你做运动。

  张会亭:这个案例某种程度说明了非体育产品如何切入体育营销。(路长全先生此刻登场,我对观众做补充了介绍)……路老师,请您简单谈谈2008给中国企业带来的世界机会。

  (我们能够注意到叶茂中先生在上述发言中有两句比较耐人寻味的话,一句是“真不知道如何说,但不说我觉得有对不起你。”另一句是“这个我觉得就不应该告诉你。”如果说第一句是无奈下的敷衍,那么第二句就有很明显的俯视意味。但我们的论坛仍然在继续进行,伴随着路长全先生的登场,下面的对话更加精彩。)

  路长全:……外国人讲如果中国企业在未来十年之内不能把企业做大,如果中国企业未来十年还没有发财,那就是笨蛋。为什么说是机会?第一,我认为中国企业整个市场判断是混乱高速成长,混乱是高速成长是一对双胞胎,营销就是建立消费者认知标准,比如牛奶,有没有标准?有标准。有一个最基本的不含什么,但是国家没有说可以含什么,于是我加入很多东西,就弄成不同的东西了,把二块钱变成五块钱,就像叶老师所说,把地板弄成运动地板,所以从营销角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叶茂中:说得太好了,陆老师,跑题了。

  张会亭:跑题在哪里呢?

  叶茂中:你刚才不是说世界机会吗?他说了半天是国内市场。

  ……

  张会亭:其实,什么叫跑题,什么叫不跑题?世界机会从某种程度我们今天更多探讨的是“攘外如何先安内”的问题?在“安内”这个问题上,叶老师肯定会有很多观点。

  叶茂中:我们感觉有时候企业家会感觉进入一个竞争僵局,我想这个僵局形成其实主要是是营销思维方式的雷同。我经常注意到中国现在企业家很热爱学习,比如说,《定位》出来大家去看《定位》,《蓝海战略》等等。就是说每个企业家都在看非常相似的书籍,他们思维方式叶越来越相似。今天我们能赢的人,一定是从有法到无法,看上去无法,……因为我觉得未来这个世界,是属于有想象力、创造力的人,应该是那些永远都相信下一个奇迹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我想对于想象力、创造力的呵护,应该引起中国人的关注,像韩国人对设计的重视,过去韩国人的东西质量一般,今天看到韩国产品,尤其在中国,包括MP3、数码相机,很多人由过去买日本品牌,现在买韩国产品,因为他们靠设计,而设计靠想象力,所以未来核心竞争力我觉得一定是建立创造力、想象力基础上。

  张会亭:我追问一句,您认为您刚才说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问题,是不是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蓝海”呢?您看《蓝海》吗?

  叶茂中:这个不矛盾。我觉得这个书就是像宗庆后讲的就是讲差异化的,我不觉得这个书怎么样。

  (论坛至此,大概已经进行了20分钟了。伴随着你来我往的这几番对话,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叶茂中从刚开始的敷衍和俯视,逐渐不知不觉地“纳入”了我的对话线索体系中来。在接下来台上4位嘉宾与我一起集体互动的时候,叶茂中已经越来越“入镜”了,其充分吃透话题以后积极参与讨论的“融入感”由此显现出来。)  

    入镜:集体对话的融入感

  张会亭:傅博先生是“策略与资源植入”理论的创始人,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傅博:我注意到叶老师讲的时候,有一点我不认同,我觉得企业家虽然有想象力,但是这个必须要建立有一个基本的基础上,比如我们今天谈营销,到底他清楚了多少东西?我觉得光有想象力,没有一个系统支撑仍然没有把握……

  叶茂中:很多企业由于系统概念他们害死了。比如品牌名,你注意到没有,聪明的企业家取这个品牌名字,注定了他们能节省很多广告费,比如方太,利用香港那个老太太的名字,他就有先天优势。我们反对触及人道德底线的东西,比如屈原牌猪饲料,这个就不好了,好像屈原是养猪的。不过我认为用谢霆峰做止泻的药,这个很好,有很多媒体在报道,等于把谢霆峰这个品牌在扩大。但是有一个理发店用“最高发院”就不行了。 

  张会亭:现在据说有一家钟表厂要注册“叶茂钟”。

  叶茂中:这个没关系,就是把我注册成“尿不湿”,把我的脑袋贴到小孩的屁股上都可以。我想说的是,一定要打破常规,我们不要总是纵向思维,我们一定要横向思维,我们试图比别人做好,这是愚蠢的,因为大家的聪明度都是相似的,你怎么比别人好?还是努力做到别人没有做的事情。

  路长全:……创新在中国谈了很多年,我觉得营销为什么讲蓝海、差异化?实际上有时候我想营销的核心机理到底是什么?我们做了很多年,很多人认为,市场上卖的好的东西,一定是品质最好的产品,因为我们相信优胜劣汰原则,我说麦当劳在全世界卖得最好,是不是最好产品?美国认为那是垃圾食品。 再问一句,那些发财的人是不是人品最好的人?显而易见不是。因为我们这些人品好的人,显然没有发大财嘛。

  叶茂中:胡说,胡说,路老师发了大财了。

  路长全:所以营销里面一定有核心机理,我觉得这不是卖更好,而是卖不同,当然,不同的东西,有一个系统能够支撑它。 

  叶茂中:……核心产品是消费者购买的利益,比如化妆品美白,消费者购买的是一种幻觉,化妆品花大量钱是制造幻觉。……比如人家讲海尔用什么支撑它一千多亿销售?用的是品牌,他品牌靠什么?是服务,核心竞争力是服务,而服务又是靠服务团队,服务团体又靠产品缺陷率。

  张会亭:最后这个环节比较有意思。隐含的含义好像是因为海尔质量差,所以服务很好?

  叶茂中:不是,这是人家专门设计的。比如海尔的人去你家服务,一块地毯铺在你家里,干得满头大汗,一根烟不抽,一杯水不喝,很让人感动。这就是设计。……我父亲一直说海尔好,我问他:中国什么品牌好?他说是海尔好,我说为什么好?其他品牌都没坏,海尔还坏了。他说一打电话他们的人就来。

  张会亭:幸亏今天没有海尔的人在现场。

  叶茂中:没关系,他们的维修小票我都保留着呢。……前阵子看到一个美女,我一看到她先生,我内心非常悲愤,鲜花为什么总是插在牛粪上?就是因为牛粪会沟通,会服务。这就是系统战。……

  ……

  (接下来的环节,熊小杰畅谈长隆动物园关于考拉的一系列营销策划,大家谈笑风生,不时逗得现场观众也哈哈大笑)

  张会亭:叶老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叶茂中:我觉得熊老师给我的形象是,熊老师乍一看眼睛很温柔,仔细一看比乍一看更温柔。我觉得标题可以再大胆一点,比如用“考拉包二奶”什么的。

  ……

  傅博:……确实奥运会我觉得更多时候是对我们这个国家品牌形象的绝佳在世界展示的机会,对中国大多数企业而言,更多应该务实考虑,我不赞同说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去设想、火一把,我觉得不要被奥运忽悠了。……奥运经济08年,我觉得很多时候是很虚的,我从广州到武汉,我老家是湖北人,我一直觉得中部比较缺我们这种力量,所以我一直坚守在那儿,刚才介绍的是我来自武汉,跟我身边接触的企业有关系,都是中小企业,我现在有十个亿规模企业,也够不着去用奥运会走向国际,没到这个时候。 

  张会亭:毕竟这是一个橱窗啊,过去我们想去搞营销很难,现在橱窗在家门口,这样摆一个地摊都可以。 

  傅博:是啊,这个更多的是利用奥运会的边际效应,但我觉得首先必须夯实自己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路长全:我觉得他说得很好,中国企业借奥运会能走向国际?这是我们自己忽悠自己。……邓小平说,中国企业家总重要的是本分、务实,这个很有道理。如果根没有扎下来,我们认为奥运会本身能够带来品牌创新,那是我们自己骗自己。

  张会亭:那您这个观点和叶老师有冲突。叶老师说要有策划力和想象力,而您说要本分务实……

  叶茂中:不能这么说。不能灭自己的威风。我觉得国家形象推广也好,或者我们企业奥运会做推广也好,反正我觉得可以借鉴得东西,包括韩国借助奥运会,还是值得我们学习,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找去吧。 
 
    反攻:主动挑起嘉宾的争论

  张会亭:现在我们再把问题升华一下,中国举办奥运会,08年是第一次,其他国家筹办奥运会的时候我们也去参与过。08奥运会的时候,请问台上几位嘉宾,你们接触的外国企业是如何做的?

  路长全:他们有自己的渠道,他们已经作得很好,借助奥运会,在中国有人、财务等等,我们中国在国外什么都没有,海尔在美国做得很坚信,张瑞敏确实了不起,我们中国企业和海尔这样的平台不一样,我们中国企业必须了解企业竞争核心东西是什么?比如,我分析过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70%黄金企业都死掉了,20%是严重亏损,只有3%企业是真正活下来的。

  张会亭:但很多广告都是叶老师让他们做的。(观众笑)

  叶茂中:(拉着路长全的衣角,劝道:)别说了,忍忍,忍忍。

  (关于这个敏感的广告实际效果问题,大概也是叶茂中最不愿意被人提及的问题,却不料被路长全无意中提到了,于是我便紧跟着追加了上面的这一句。叶老师果然在这个问题上非常低调)

  路长全:第二,我们放在奥运平台上,当然我们会讲创意,但是我觉得奥运这个平台如何使用?必须得务实,比如我们花很多钱做广告,我们服务没有搞好,产品质量没有搞好,消费者能够满意吗?这是如何真正扎根中国市场。

  傅博:我分享一下:在奥运之前,大家肯定看了世界杯,我留意了一下:在世界杯赛场上有百威啤酒,他们做的广告是中文的,不知道大家留意了没有?我觉得像奥运会这种国际顶级盛会,在中国开,确实为国际企业在中国确实有造势问题。

  张会亭:但是如果都打成中文广告,就又都没有什么差异化了。

  傅博:这不是差异化,这是尊重消费者。从百威来说,他们重视华人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他们从沟通角度,中国企业愿意用人家看不懂的东西,越洋越好,他们用本土化,他们用中文,他们很尊重中国消费者。

  熊晓杰:我觉得08奥运这个打造品牌的机会,我们存在一个服务母品牌和子品牌,我们每个企业品牌是子品牌,我们国家品牌母品牌。……

  张会亭:但是这个问题,往往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是不是叶老师?

  叶茂中:考拉万岁。说得好,我觉得国家是大品牌,我们这一轮通过体育推广我们国家品牌,我想2008年以后,可能是文化和艺术,……做企业,有时候像一幅画,像去黄山的话,赶上特别好的天气,这个时候黄山没有办法看,我觉得人生也是虚虚实实,做产品、品牌也是很重要,现实世界中保留一部分理想化的东西,保留一部分野心的东西,我觉得需要。我们不能因为和别人比有差距,然后我们就好像什么都不行了,我觉得这个感觉是要不得的,因为我们也是地球上活几十年,身体好的话,90多年,身体差的话,没有多少年,像我们这样剩一万多天,睡觉三千多天,不知道和谁瞎扯,又浪费三千多天。

  张会亭:今天跟我瞎扯,又浪费了1个小时。

  叶茂中:我觉得首先必须有野心……奥运会是一个加速器,加速我们走向世界的一个机会,如果我们不把握的话,我们还埋头继续打基础,到奥运会不知道去哪儿开了,你想我们在这儿做,省一点机票费,出去还得买机票什么的。所以我觉得没有理由不利用这次奥运会机会,我们借助奥运即可以做中国国内市场,也可以通过它走向世界。其实广告公司也是如此,也是随着客户走出去而走出去,比如我去俄罗斯调查袜业市场,因为我们客户走过去了,所以我在圣彼德堡做了10多天的市场调查,……我觉得就是中国企业强大,他们走出去了,我们就有机会走出去,但是首先我想必须有这个野心。

  张会亭:在这里给大家做个补充说明,叶老师最近爱好比较强烈的是收藏,他刚才谈很多肺腑之言都来自收藏的感悟。

  叶茂中:比如我在1997年,开始把我们钱固定买艺术品,因为当时我们判断,我们觉得很奇怪,卖一辆摩托车的钱可以买一张中国近现代大师作品,当然是一般作品,我觉得这不可理喻。包括今天我仍然认为近现代作品很便宜,尽管有人认为有泡沫。一批奠定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人,徐悲鸿,一匹非常精美的马就是一二百万,他怎么和现在真正宝马相提并论?我觉得不能理解。

  张会亭:艺术品一般要等到大师去世之后才值钱。

  叶茂中:没有,吴冠中还在世,他的画也卖到好几千万了。……我始终认为物质可以匮乏一些,我仍然认为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

  叶茂中:我觉得分三种人,第一是生意人,只要挣钱就可以,第二就是商人,成为一个企业家,对他的品牌、这个企业持续成长,包括回馈社会,我想他会越来越重视,像我们一个人要成功,要么胆子很大,胆子不大,有钱也可以,胆子不大,没有钱,聪明也可以。总而言之你一定要有一样东西。我跟很多人说,没有钱更需要做广告,……我们说没有钱并不是不做广告和品牌的理由,就如没有钱就不交女朋友,我们不能因为我们今天这个状况,就没有走向世界的理想,我觉得很多时候需要李云龙,需要亮剑精神。 

  张会亭:这就像很多金融公司说的到底是富人应该理财?还是穷人应该理财?很多人认为是富人该理财,而很多保险公司则劝你其实穷人更应该理财。  

  收尾:在高潮中升华主题

  张会亭:现在我们把问题反过来,不问大家已经有什么。而是您认为面向2008寻求世界机会的时候,中国企业还缺什么?

  叶茂中:缺志气。要有志气。

  路长全:外国人讲毁掉一个民族,先毁其文化,因为根是文化,要毁一个国家经济,先毁其品牌……实际上中国企业下一步可能是做品牌,做品牌必须务实,现在做品牌有很多浮躁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广告片说要做一个品牌,搭奥运车肯定搭,没有钱,搭点奥运精神也可以。比如在中央电视台搭一个新闻栏目也可以,但是我并不主张拿一笔钱去弄一个全球赞助商,并没有起到宣传效果,这就是自杀。……比如现在温州一个企业老总要买飞机,一买不是一架,而是30多架。我就说这个企业很危险。我问一个雀巢的老总,全球的总裁,你为什么不坐头等舱?他说头等舱与经济舱同时落地,我为什么要多花两倍的钱坐头等舱?

  叶茂中:我认为这个人是有问题的。我坐头等舱和经济舱完全感受是不一样的。经济舱还是太挤了,服务也不好。所以很多老外也是胡说八道。老路不要受他们蒙蔽了。

  路长全:个人做什么没有关系,代表企业形象的时候,必须考虑一个企业影响。

  张会亭:他为了让员工坐经济舱,所以他自己在忍痛坐经济舱。(大家笑)

  路长全:如果中国企业都能做到这样,中国就有希望了。

  傅博:我觉得中国企业缺的是积极正向的心态,这和中国100年文化有关。中国人喜欢攀比,我老觉得我们国家没有世界知名品牌,像人一样,我们家没有他们家有钱,我们家儿子没有他们家学习好,喜欢这样比较。更多的时候,我想这种比较应该是和自身比较,可能更合适地大家看过《从优秀到卓越》,中国有很多企业,并不一定是这个书有很多观点值得照搬,更多的时候应该是用从自身角度比较,说我们国家这十年和过去十年相比,是不是好一些?我们国家今年和去年相比,是不是更好一些?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一些。因为没法比,每个国家成长经历、文化背景,都不一样。特别是中国100年一直是被摧残的,所以总是觉得希望去跳出来。

  叶茂中:最近一件事,我觉得令人发指。有专家说:中国龙不能作为中国精神文化图腾,作为一个标志,作为一个象征,因为西方龙里面有攻击性!有恐怖的东西在里面。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积累的符号要看外国人眼色?不要给我专业分析,这都他妈扯淡。(观众鼓掌)

  傅博:我们看到自己的进步就可以了,我们不断调整自己,不断学习,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横向比较只会让自己自卑。

  熊晓杰:我觉得就是应该因地制宜,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做,因为联想有联想策略,中国在国外有大量的开小餐馆的人,摆小摊的人,我们不能说是没有国际化,没有走向国际。……我们未必一定要去美国做,我们在中国做,吸引美国人来我们这儿花美元,同样是走出国外,虽然方式不同,但是结果却一样。 

  张会亭:殊途同归啊。到现在按原定议程,再有5分钟就结束了,但看到台上很多嘉宾意犹未尽,所以现在特意安排和台下观众互动,欢迎大家积极提问。

  (提问现场也非常热烈,其中尤其以品牌联盟秘书长、北京楚星国际的王永先生提问叶茂中的“叶氏三拍”最为经典,本意是作为老朋友调侃一下气氛,却不料老叶根本没有准备,情急之中问得叶茂中当场非常难看,丧失了他原有的游刃有余的大俗大雅风采。但我如果在此引用,对叶茂中难免有落井下石之嫌,故此不赘言)

  ……

  叶茂中:我觉得像一个小男孩最开始关心小鸟的大小,到青年的时候,关心长短,等到老的时候,关心硬软,我觉得中国企业不管是08之前还是之后,关键够硬,不在于大小、长短。……我送给大家一个小礼物,是我写的一首歌,我给大家朗诵一下……

  张会亭:我估计这首歌将来马上被优秀作曲家谱成曲,将来必然像超级男生一样流传大江南北。

  傅博:08年很多时候会有一些很假象的东西,我理解08年像春药,对中国经济来说,中国企业欲借奥运,像葵花宝殿所说,欲借奥运必练内功,这个很重要。

  张会亭:但即便自宫,未必成功怎么办呢?这恐怕是每个企业都要慎重思考的问题。好,时间有限,伴随着叶茂中先生,路长全先生,熊晓杰先生,傅博先生,和其他观众朋友的共同互动,我们达到了一个高潮。看到大家对话题意犹未尽,这正是我们下次相聚的理由,对大家来说,无论怎么看待08年,还是08年后,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因为路远,我们只争朝夕,谢谢大家的参与,也谢谢台上的嘉宾。我是张会亭,下次有机会再见。  

  后记:挑战背后的里程碑意义

  这场论坛已经过去了几天了,但我一直感到非常值得纪念。叶茂中的场上风格,我想大多数营销策划圈内的朋友都很熟悉,我本人也经常在《销售与市场》的年会上领略过。但一直感觉他身上总有一股王朔的气味。他可以一路小跑地给人颁奖,他可以一路小跑地给一个普通的女观众送话筒,他还经常在台上给很多漂亮的女观众讲一些大俗大雅的荤笑话。总之一句话,他决不是一个老老实实听从主持人话题调遣的安分嘉宾。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叶茂中做我1个多小时的对话嘉宾,无疑是对我专业主持人生涯的一场考验和历练。平时总认为自己在专业主持人领域还有那么一点自信心,现在,真枪实弹的时候到了。他无时无刻不直接挑战着我对整个对话线索的驾驭能力。不光要会问,还要会听;不光要会转,还要会挖;不光要会插话,还要会升华;不光要会反问,还要会提炼……

  当天,我的两盒名片被所有的观众和嘉宾主动换取得只剩了4张。这或许从侧面也证明了大家对我主持效果的认可吧。

  总之,这次能全程主持《新营销》杂志的2006中国营销领袖年会,尤其是跟叶茂中的对话PK,使我在专业商业会议论坛主持领域有了质的提升,这或许也正是他的里程碑意义吧。

  因此,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以后有再大的场合,再难对付的嘉宾,我起码都不怕了。

  感谢叶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