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时代,联通急需解决的三大现实难题

      3G时代的联通,技术上已经不再落后,网络建设上也能与移动同时起跑,消费潮流的发展、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控更是有利于联通这样的弱势群体后来居上。然而,3G是2G的发展,3G时代的联通自然也无法逃避2G留给自己的现实难题。事实上,3G的对联通的价值,就是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弥补和改正的机会。

  我们需要时常地问问自己,到底是什么让联通天生劣势,是什么让联通成长困难,是什么让联通只能倚靠3G这样的技术变革来谋图发展?为了找到问题的根源,我想我们应该从2G时代联通落后的原因谈起——技术差距导致品牌差距:技术的成熟度与消费者需求的满足程度

  由于发展时间的问题,相对与移动的GSM,联通的CDMA技术一直不够完善,加上网络建设的落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联通的网络覆盖、通信质量一直落后于移动。作为联通重点推广的CDMA网络,它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倡导安全通信、绿色通信,这种看似合理的差异化诉求,实际上与消费者需求的发展是脱节的。在通信需求的初级阶段,网络覆盖、通信质量才是消费者最为关注的。健康、安全诉求的提出还为时过早。 

  联通由于天生的劣势而导致品牌认知的差距;差异化的超前诉求又让联通错过了市场(客户)积累的宝贵时间。而现在,由此引发的三大难题,始终困扰着联通。

  品牌陈见:让联通始终跟随

  由于长期存在的技术差距与经年的客户体验,联通一次又一次地经受着客户的拷问和质疑,留下的“品牌陈见”却一直无法改变。打个具体的比方说,一个联通的用户,当他遇到信号不好的时一般会说,“这联通的网络怎么这么破啊”,而一个移动用户遇到信号不好是,则会说“这破地方怎么连移动都没有信号”,同样的症状,消费者却给他们不同的诊断。为什么?这是一种“品牌陈见”使然。毕竟,绝大部分消费者不是“专家”,他们对技术、网络并不了解,但他们又掌握着我们品牌的生杀大权。而这种陈见随着移动通信客户人群的不断普及而不断得到复制,这也是为什么自始至终联通只能扮演跟随者的根本原因。“品牌陈见”的扭转,是3G时代联通突围必须解决的最核心问题。  

  渠道封杀:处在冰点却难以突围

  “在城市中心的大型商场、超市或者是人流比较旺的街道,你能看到的一般是移动的专柜或兼营店;在城市郊区的某个角落,只要你说买充值卡,人家营业员立马就拿出移动的;在农村的某个超市、士多,你点名要买联通的充值卡,人家通常会回答你两个字——没有。”

  这绝不是我在“恶搞”联通,这样来反映联通的渠道现状着实恰当不过了。如果你是一个对通讯行业渠道有兴趣之人,如果你作为联通渠道的操作者,面对移动的渠道封杀,你肯定也会感到吃力和无奈。

  品牌劣势导致市场劣势,市场劣势致使渠道成本增加,渠道覆盖能力有限,渠道问题又反过来影响消费者,增加其购买成本,形成新的渠道问题,长此以往,形成恶性循环。加上竞争对手贯用的排它性渠道操作和终端宣传抑制,很多手机卖场、专卖店、维修点都不愿意出售联通产品的,联通的渠道开拓难度可见一斑。

  当然,随着支付手段(如空中充值等)的增加,联通对渠道的依赖性可能会有所降低。但是,已经冷到冰点的联通渠道,如何热起来,依然是联通需要解决的重大难题。  

  资源垄断: 强者亦强的马汰效应

  电信行业原本以垄断著称,虽然联通移动的分家本来是为了避免垄断的更进一步恶化,限制行业的发展。但是,天生弱势的联通依旧无法避免遭受垄断带来的困惑。

  对于移动、联通这样的大型企业,它们除了做好市场的事情以外,还必须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为政府做事。当然,企业毕竟是一个赢利性的组织,国有企业也不例外。所以,移动、联通助力政府事业一般都是有利可图的,就算暂时没有,也是对未来市场的投资。在这个时候,就涉及到责任分配的问题,说白一点就是政府、社会资源的一个分配的问题。而这个分配的过程,实际上是移动、联通市场外的又一场争夺站。现在政府正在努力推动进行的“万村千乡工程”、“农村信息化”、“村村通工程”等,公益的背后,联通与移动的农村圈地运动也在同期举行。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为地方政府提供更多支持的移动自然会受到政府特别的优待。举个例子,移动在帮助乡镇建立农村信息化示范点,一般是与政府签定了排他性协议的。政府为其提供了宣传机会,配合其渠道的开拓和产品的推广,在这种情况下,联通要想进入,难度可想而知。  

  消费者的品牌陈见、竞争对手的渠道封杀、社会资源的垄断,这些看上去有点大而空的字眼,我们的联通却在真真切切的感受着、伤痛着。

  还好,联通期待以久的3G不久就会来临,针对三大顽症,联通将会采用什么样的疗法,各位关心联通的朋友们,请和我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