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搅动长春的酒店客房

  一两年之间,长春崛起了60余家时尚类酒店,它们对长春的三星级酒店冲击最大

  “一间客房也没有了?”23日,从沈阳来的郭可晋经朋友介绍,打算在长春市的一家时尚类酒店里住宿,结果,已经爆满的客房让他吃了闭门羹。

  郭可晋感受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近一年来,众多时尚类酒店以“家的感受”为招牌,在长春市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展着。传统的酒店、宾馆已经感受到了这场风暴——转变还是固守?这是个问题。一年开了6家分店

  23日,对沈阳客商郭可晋来说,是郁闷的一天。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朋友介绍的酒店后,却发现这里已经客满。就在郭可晋即将转身之际,经理高爽给了郭可晋一个字条,上面是另外一家分店的地址。

  高爽是长春一家时尚类酒店分店的经理,高爽所在某时尚类酒店,在长春市一共有6家分店。而这6家分店的扩张规模是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完成的。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样的时尚类酒店在长春不少于8家,如果把他们的分店计算在内,长春的时尚类酒店要超过60家,而除去时尚类酒店之外,星级酒店的数量不会多于50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时尚类酒店几乎都是在一到两年之内建起来的。更为让人惊讶的是,这些酒店的入住率非常惊人。

  “我们的入住率一般可以达到70%,但是这些时尚类酒店的入住率显然要高于我们。”长春市一家三星级酒店的营销经理王辉无奈地说。

  针对时尚类酒店在长春迅速扩张的原因,长春某宾馆销售部经理宋晓文猜测,这是因为长春市场同档次的酒店在减少,因此给了时尚类酒店发展的空间。“三年前,长春市大部分三星级酒店经过评定,已经升级为四星级,因此这些宾馆、酒店的目标客户群体也发生了改变。”宋称,当时同一批升为四星级的酒店、宾馆有很多,这就令长春市场三星级酒店出现了市场空白,而时尚类酒店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三星级酒店的烦恼

  补了三星级酒店的缺,这给了时尚类酒店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那些没升为四星的三星级酒店们日子却不好过了,不少三星级酒店的负责人也在苦苦思索,自己的路在何方。

  张宝山就是这苦苦思索的人群中的一个。2006年4月,一家时尚类酒店在距离他所在酒店50米的位置开了分号。起初,这家时尚类酒店举行了一系列的宣传娱乐活动,在张宝山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些传统套路,不足为惧”。但是时间长了,他感觉到不对劲,每个月的业绩虽然变化不大,但可以看出数据在下滑。一直到十一黄金周,张宝山终于清楚地发现,客房明显比同期空了不少。

  “我们每年都是有任务的,这样下去,恐怕会完不成。”张宝山开始着急了,但是他仍无法下决心去改变。“改变并不容易,改变真能解决问题?改了之后,老客户会不会流失?这都是需要考虑的。”

  目前张宝山惟一做出的改变就是,给客房增加果盘、咖啡,提供更加细致的服务。他似乎更倾向于保持本色,争取升级。

  与张宝山不同,陈女士的改变是大刀阔斧式的。陈女士的宾馆与高爽所在的时尚类酒店隔街相望。这家宾馆所有的改变都被高爽看在眼里——装修房间,重新粉饰墙壁,尤其在价格方面,总会在同档次的房间上低20元钱。

  高爽透露,在陈女士装修之前,她曾发现,有人以住宿为名,在自己所在的时尚类酒店内部进行偷拍。“大厅、房间、洗手间什么都拍。但是我们并没阻止他,他可能装修得比我们还好,但是他学不到我们的经营理念。”扩张之脚已迈出长春

  高爽很自信,她对自己所在的企业非常看好。而业界对于时尚类酒店的迅速崛起说法不一。

  长春市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客服经理孙女士认为,从时尚类酒店的经营方式和吸引人群来看,应该以旅游、商务为目的的散客居多。“据我了解,他们的客人更多的是一些年轻人。”“我们以接待旅行团和商务会议团为主。时尚类酒店的崛起对我们的影响并不大。”长春市一家五星级宾馆负责人的回答更加直接,“两个客户群,毫无影响。”

  对于孙女士的说法,高爽并不否认,“我们的目标客户确实和四星级酒店不一样,相比较而言,我们对三星级酒店的冲击最大。”

  关于时尚类酒店的未来,最多的一种声音认为,时尚类酒店只是一时的新鲜事物,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而王辉不这么认为,“时尚类酒店的崛起有其自身的道理,它反映了人们的一种需求。”王辉承认,时尚类酒店的扩张给他所在的三星级酒店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但是他觉得,现在长春市场的时尚类酒店已经饱和了,惊人的发展速度已经压缩了后来者的空间。他猜测,在长春时尚类酒店的规模会保持现状,不会出现近一年来这么迅猛的发展势头。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就在王辉预言时尚类酒店在长春将放缓发展脚步的时候,高爽所在的这家时尚类酒店却将扩张之脚伸出了长春市,“目前四平店正在筹划当中,这将是我们的第七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