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营销:别把“凤冠”当“钗头”

  读《红楼梦》,惊讶于曹雪芹对宝玉、黛玉、宝钗名字的玄妙。钗不是玉,却强势地横亘在两玉之间。 曹雪芹用一个“钗”字暗示玉、钗的不和谐,不匹配,“喧宾夺主”。

  在中国古代女人的饰品中,凤冠在身份、地位的彰显上有极高的含金量,而钗不过是一个小饰品、一个配件。

  在胡润百富榜中,我们也看到更多上榜的“体育界人士”,而事实上,对于他们而言体育也不过是一只“钗头”、一件配饰而已:名列前茅的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以45亿资产名列第42位的大连实德老板徐明;还有重庆力帆老板尹明善和上海联城老板朱骏。

  榜上有名的这几位富豪,早年大多玩过足球,因此也会留下“体育界人士”的印象,事实上,他们只是有钱了才去玩,才玩得起足球,而不是做足球产业。没有玩出滋味,也就算了。

  不能责怪几位富豪对足球的不投入,在今天,人人都会痛骂几声不争气的中国足球。但是不可否认,中国足球也曾带给我们希望和激情,虽然仅仅是短暂的一瞬,并迅速熄灭。足球的高关注度、高风险、高投入,人们期待的高利润却迟迟没有到来……这些似乎让我们觉得徘徊了。

  到底应该怎样看待体育、财富?在今年最新的胡润百富榜中,我们欣喜地看到李宁用体育商业的材质打造了一顶财富凤冠,以36亿资产名列第70位。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体育产业、体育商业材质的凤冠含金量不言而喻,德甲、意甲用一只球转动了全球人的钱包,小贝更是经典的案例。

  美津浓公司总裁水野正人今年来北京时曾说 :“中国在2010年将会成为世界第二大体育用品市场,我们希望跟中国市场一起成长、扩张。” 水野正人明确地告诉人们,他已经看准了中国体育市场。北京一个破旧小区的灯光让初到北京闯荡的潘某某看到了地产机会和财富梦想。同样是足球,德甲、意甲、英超成功地“赚游”世界。对于愿意从体育中掘金的人而言,这就是潘某人眼中的灯光,慧眼里美轮美奂的凤冠,而绝非钗头,闪烁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