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冠军”亚都的生死蝶变

   发自上海尽管身为全球IAQ(室内空气品质)产业第二大企业、中国最大企业,但北京亚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都”)并不为多数人所熟知。

  2006年5月11日,亚都豪赌4100万元赞助费,与北京奥组委签署正式协议,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空气加湿净化器独家供应商”,由此亚都成为百年奥运史上第一家专门“洗”空气的供应商。随即,室内空气净化领域的“隐形冠军”扑入了人们的视野。

  蝶变史1987年初,亚都董事长何鲁敏同另外两名归国的学者一起创办了亚都的前身——北京亚都建筑设备制品研究所。几个技术出身的合作伙伴在京城钟楼下租用一间破仓库开始了创业之路。如今,亚都不仅是中国最大的空气净化器厂商,也是加湿器核心器件全球出口最大的行业制造商。据国家统计局的报告,在加湿器、净化器两个领域里,当前亚都占有70%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你很难想象,我们以前做过空调、珠宝、期货、地产、服装,甚至饭馆。1998年开始,公司开始二次创业,从多元化的泥潭中抽身而出,重回专业化,专注于室内空气净化领域。公司历史开始轮回,同时也蜕变重生。”亚都现任CEO文辉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袒露曾经走过的曲折之路。

  除了主业赚钱,所有的副业都亏损,不到5年,损失2亿多,多元化经营给企业的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包袱。1997年,亚都果断调整了发展思路,重回空气净化领域。

  “1992~1997 年这5 年的多元化道路如果继续下去,对亚都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对于企业来讲,这样的波折很有必要,它反而让亚都对后来的专业化道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文辉表示,他并非简单地反对多元化,而是多元化必须具备相应的人才结构、企业实力、社会环境等众多条件,当条件不具备时,绝对不应该盲目扩张。

  “大难”之后,书卷气颇浓的文辉开始进入亚都董事长何鲁敏的视野。

  “大学对我的教育和影响,隐性的比显性的更重要,开始不觉得,越到后来感觉受益越明显。”他把清华潜移默化的影响浓缩为8个字,即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毕业于清华大学的何鲁敏似乎从这位年轻人身上发现了老气的亚都正在寻找的新动力。

  1997 年1 月1 日,25 岁的文辉被正式任命为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这时离他清华大学MBA正式毕业还有半年时间。他从一个月薪仅800元的业务员干起,成长为公司的CEO。

  当记者问及“你的什么特质吸引了董事长”,文辉称,“因为是初生牛犊,所以敢于谏言、敢于表现。1996年的时候,我就向何总直言,不能再做空调了。可能也是同为清华学子,彼此之间能够理解。”

  文辉感叹:“很多年之后,我慢慢明白了,企业不能简单以好和坏来评判,要考虑平衡、专注等深层次问题。比如,我们公司推行狼性文化,主张激发个人潜能、激励团队奋进,因而高管持有近20%股份。”

  而今迈步从头越面对500多家内地、港台地区及日本等境内外配套供应商,亚都近日抛出了20亿元的采购计划。

  “北京奥运组委会的直接采购大约有5亿元,利润大约4000多万元。另外,受奥运会影响,其带来的相关潜在市场未来3年预计有100亿元。”董事长何鲁敏如是说。

  和何鲁敏一样,文辉这些天也忙得不可开交,奔走全国,借助成为2008年奥运会空气加湿净化器独家供应商的东风,在各地巡演,开辟这个新兴市场。

  “只有奥运具备无国界的、全方位的品牌打造能力,我们会用好这样的机会,把亚都从一个全国知名品牌,打造成一个全球品牌。”文辉说,亚都的思路是要么做行业第一,要么不做。

  在美国,亚都为holmes(全球第一的空气净化器产品制造商,北美市场占有40%的市场份额)提供产品主要零件;在日本,与东芝独家合作;在欧洲,飞利浦则是其唯一合作伙伴。美国holmes在三年前曾经尝试进入中国,但是在并不熟悉中国市场运作的情况之下,无果而归。

  文辉认为,上述局面的形成,一方面表明整个产业的市场开发程度不够,另一方面来自亚都特有的核心竞争力:首先,亚都拥有原创技术水平,目前世界几大净化器知名品牌的核心部件都来自亚都;其次,亚都多年来一直坚持把年销售额的5%投入研发,10%投入市场推广。再者,多年培养起来的主动服务能力。

  文辉称,公司已经引来了多家海外投资机构的密切关注,海外上市已被提上议事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