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离接触酒中美人

旧橡木桶赋予它诱人的琥珀色,宜人的环境和气候赋予了它柔和的清新,特殊的泥煤赋予它迷人的烟熏味,海风的洗礼则赋予了它大海般的辛辣气概,而充满智慧的苏格兰人,最终赋予了它醇厚馥郁的精致内涵。

  苏格兰威士忌,威士忌酒中的美人

  威士忌的由来是个意外——中世纪的炼金术士们在炼金的同时,偶然发现制造蒸馏酒的技术,并把这种可以焕发激情的酒味以拉丁语命名为Aqua-Vitae (生命之水)。随着蒸馏技术传遍欧洲各地,Aqua Viate被译成各地语言,意指蒸馏酒。生命之水一路辗转飘洋过海流传至古爱尔兰,与当地的麦酒蒸馏之后,生产出强烈的酒性饮料,并将之称之为Vis-ge-beatha,这是公认的威士忌的起源,也是名称的由来。

  威士忌酒是一种用谷类制成的蒸馏酒,在原料方面不如白兰地那么严格,因此,当今世界上威士忌的品种繁多,但大致上可分为苏格兰威士忌、爱尔兰威士忌、美国威士忌和黑麦威士忌。而其中尤以苏格兰威士忌最为大众所喜爱。苏格兰,这片令人神往的土地不仅培育出勇敢的英雄华莱士、活泼的经典格子花纹,也将“生命之水”威士忌的酒香撒播到全世界。“生命之水”,不仅成为了苏格兰威士忌的标识,也成为其精神的完美表述。

  麦卡伦、百龄坛——成熟绅士优雅呈现

  麦卡伦和百龄坛是威士忌迷们绝对不容错过的品牌。作为世界最珍贵的威士忌,麦卡伦多年来几乎在全球各个角落都赢得美誉。500 Years of Scotch Whisky(《苏格兰威士忌500年》)的作者Robert McCallz更把麦卡伦称为“可能是世界上最佳的纯麦威士忌”。麦卡伦采用古老珍贵麦种“千金一诺”(Golden Promise)大麦,其高昂的种植成本令其他酿酒商望而却步,但麦卡伦坚信只有用它才可使酿出的威士忌口感醇和,香气浓郁。这样的坚持,成就了麦卡伦的经典品质;就像一个成熟的绅士,纵使胸怀不凡,却无丝毫炫耀资本之嫌,坐观风起云涌,麦卡伦只是内敛地散发着其金子般的光辉。

  1827年,爱丁堡企业家乔治百龄坛(George Ballantine)酿造出第一瓶威士忌(Ballantine’s),它将苏格兰威士忌的风味引入盛境,成为极富盛名的苏格兰威士忌品牌。在每瓶百龄坛的瓶底,都印有一行拉丁文字“Amicus Humani Generis”即“全人类的朋友”。这种以“朋友”身份的营销策略确让人觉得亲切,而百龄坛这种独特绵滑的口味,确实需要以一颗对待朋友的心来细细体会。朋友,越是相处久了越能发觉其可贵之处,正如手中这杯百龄坛:大麦丝丝的甜味、泥煤的烟熏味、山泉的清澈和空气的湿润,在悠然回味下,历久而弥新。

  尊尼获加大力挑衅芝华士

  芝华士可能是目前市场上销售策略做得相当成功的典范之一。一句“这就是生活”,让无数时尚人士和追赶时尚的人群争先恐后地尝试;净饮、加冰甚至加绿茶,不可否认,芝华士带动了一股时尚潮流,给威士忌酒注入了崭新的活力,许多人第一次接触威士忌,可能也是从芝华士开始的。

  不过近来一些报道纷纷将矛头指向芝华士,甚至有媒体指出,芝华士的真实成本也就是25元人民币!这无疑让花费200大洋甚至更多金钱的芝华士消费者大跌眼镜,成本如此低廉的酒,在中国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众人趋之若鹜的国际大品牌。当然,芝华士的热卖除了品牌策略的成功,也可以说是迎合了目前中国市场的“文化消费”现象,即喝洋酒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多少带有炫耀的因素。这也就难怪洋酒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会如此节节高升了。其实,再高档的酒,没有了品牌,也只是一瓶变了味道的水,芝华士到底多少成本已经不再重要的,重要的是这样的品牌包装策略确实在改变我们的生活,让人们从容自在,享受生活。

  与此同时,另一个品牌也逐渐开始被人们关注:广告里,两名世界顶级高尔夫选手紧握高尔夫球杆,在荆棘中、在沙地里、在浅滩上甚至在餐桌上挥杆,他们不怕困难,勇于挑战——尊尼获加(Johnny Walker)正在以挑战者的姿态大刀阔斧地开辟其大陆的市场,面对芝华士铺天盖地的宣传,尊尼获加毫不畏惧的挥出了有力的第一杆。年销售量超过1000万箱,使得它成为全球最为畅销的苏格兰威士忌。早在1920年,尊尼获加就已向全球120个国家出口,在可口可乐走出亚特兰大之前便成为第一个真正的世界性品牌。据称,一直以来,无论何时,尊尼获加总有700多万箱威士忌在酿造中,价值超过英国银行里存储的黄金总额。

  两强争霸,到底胜者是谁,已经不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关键是,我们正在零距离体验着世界上最优质的威士忌,并在此影响下,优雅地享受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