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China:左右采获

  “参加高级经理人培训课程最大的收获在于,它能让你有这样一段时间,可以暂时抛开日常杂务,静下心来对自身和工作作一个回顾;它也提供给你一个与其他学员及教授沟通的平台,帮助你进行脑力激荡。”先正达中国投资公司财务共享部财务总监王宇秋对刚刚结束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FO课程如此评价。

  王宇秋的看法得到中欧财务金融方向EMBA学员、麦考林国际邮购公司CFO赵仕勤及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香港中文大学EMPAcc学员、上海大昌铜业公司财务总监夏震的认同。

  的确,对于工作繁忙的财务总监而言,能偷得半日闲,对工作进行一番梳理,对知识结构做一番更新,颇有裨益。同样重要的是,与来自不同行业、不同企业的同学以及教授
的交流也让他们拓宽了视野和人际网络。

  初衷多样

  知识背景和工作经历的不同决定了财务总监们参加培训课程的目的很不一样。无论任职时间长或短,无论在企业中扮演决策者还是执行者的角色,他们都需要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停一停,稍作休整和充电。

  “工作了这么多年后,无论是企业发展还是个人职业发展都会遇到瓶颈,比如公司业务要多样化,新业务该如何去开展等,”有着近10年财务管理经验的夏震说,“我是抱着希望解决所遇到的问题的心理去上EMPAcc课程的。”他所在的中美合作企业大昌铜业主要生产电解铜。

  在厦门翔鹭化纤公司担任负责财务事务副总裁三年多的王军选择中欧CFO课程则是希望拓宽自己的视界。“我希望能通过学习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CFO的职责更多是决策层面的,涉及的范围很广,不仅需要财务专业的知识,也需要其他方面思路的交流。”厦门翔鹭是化纤行业的大型外商投资企业。

  刚刚辞去一家外资企业财务总监工作的徐骏参加EMPAcc课程的初衷是为了提升业务,“我所在的外资企业现金流情况非常好,我希望通过这样的课程了解国内的最新动态,看看是否有机会为公司进行一些投资。”当然,从自身未来道路的考虑,他也希望从课程中获得与决策相关的东西:“在我们这样的外企,决策都是总公司作的,我们只是管理者,参加这类课程培训对财务一把手作决策应该有所帮助吧。”现在徐骏已经开始自己创业,课程的训练自然很有帮助。

  赵仕勤当时参加中欧财务金融方向EMBA课程的初衷则是为了积累人脉,以帮助自己的风险投资业务。“我希望能结交一些朋友,做风险投资需要看很多项目,我知道中欧的学员中有不少是民企的高层管理人士,参加EMBA课程可能有机会接触到一些项目。”赵在风险投资领域有7年的经验,曾就职于英特尔风险投资和晨兴投资基金。

  各得其所

  虽然课程内容本身似乎并非财务总监们参加培训课程的决定性因素,但上完课程的他们会发现,一些课程的设置与安排的确有所助益。先正达的王宇秋就认为,中欧丁远教授和许定波教授的课把对企业的分析置于行业分析和宏观经济分析的大背景下,对开拓思路非常有帮助。“还有一位老外教授的管理课程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内容包括管理的风格、如何把对自己及别人性格的了解更好地运用到管理上等,很有意思。”他说。

  在从风险投资转行担任麦考林CFO才一年的赵仕勤看来,中欧EMBA的课程安排很好地契合了CFO职责的要求。“CFO有三大职责,第一是为公司的发展融资,第二是投资决策,第三是督促提升公司的管理效益,如参与到所有部门的管理当中,熟悉他们的工作流程并提出建设性意见。”他分析说,“融资一块的课程有国际金融、商法、金融衍生工具和固定收益等,能帮你拓宽融资思路,让你了解其实有很多融资工具和方法,各有各的游戏规则;投资方面的课程更多,像财务会计、管理会计、管理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等;帮助提升管理效益的课有市场营销学、组织行为学、战略管理、战略营销、谈判学和人力资源管理等等,如果对这些领域的基础知识都不了解的话,要参与到流程当中就很难了。”

  除了书本与教授,学员之间的交流是让财务总监们收益良多的一个更重要途径。就如大昌铜业的夏震所说,学员们来自不同行业和不同企业,彼此间的交流有助拓宽思路,有些问题本来可能百思不得其解,但一经与其他人讨论,便豁然开朗。夏的同学徐骏也表示,“国内的财政、税收等政策变化很快,这是一个很好的信息交流平台。”

  赵仕勤则举出两位同学的例子,一位同学曾是一家外资家居用品零售商负责人力资源事务的副总裁,该公司在总部派遣管理人员到中国分公司后,中外双方管理层之间发生冲突,导致管理层发生巨大人事变动。“这位人事副总经历了整个过程,我们听他讲述这样活生生的案例,从中得到的收获非同寻常。”赵仕勤说道。另一位同学是美特斯邦威负责IT事务的,“他介绍美特斯邦如何将IT应用到企业的转型和发展之中,很有帮助。”美特斯邦威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服装品牌,信息技术确实功不可没。

  而对有些财务总监来说,这类课程的同学也是一笔可贵的资产。联合利华财务总监吴莉敏表示,有这样一种说法:在中国,读大学主要看学校,读硕士主要看导师,而读EMBA主要看同学,“这说法有道理,同学就是很大的资产。”赵仕勤赞同吴莉敏的看法,他认为,在此方面,中欧已具有品牌效应,因此它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去参加课程。“他们(这些学员)都很有智慧和阅历。”

  无心插柳

  另有一些收获应该算是惊喜,无论这种惊喜是大还是小。对IT出身的王军而言,CFO课程给予他的一大帮助体现在自信心方面。“我有时会问自己:毕竟是半路出家,能行吗?”他说,“事实上,无论有否专业背景,工作时间久了,问题可能并不在于工作会不会做,而是需要强化自己的信心,这种强化要在与外界的交流中才能体现出来。”已上完课程的他显得颇为自信,“我在与同学的交流过程中发现,自己可以和他们就许多问题讨论得很深入,这让我感觉不错。”

  参加培训课程还带给王军另一个大惊喜。他透露说,他刚刚离开厦门翔鹭,转去一家生产灯饰的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当被问及能否公开新公司名称时,他略带神秘地说,“3月18日我们同学会有一个聚会,我将在聚会上正式宣布新工作,因为新工作与参加这个课程有关。”

  另一位职业生涯转折出现在参加课程期间的是徐骏。他说,“我喜欢给自己的职业道路做5年规划,我原先只是打算向高一层次发展,希望有机会去国内大型上市公司或民企担任有决策功能的工作,没想到会这么快走出来自己创业。”当创业机会出现时,他或许也有过踌躇,与同学的交流给了他不小的鼓励,“同学都说我有魄力。”他说道,“而我恰好可以把从教授和同学那里学到的许多东西用到自己公司的管理和运作上。”

  休整、充电之后的财务总监们又上路了,带着从培训课程中收获的知识与实践经验,他们知道,未来职业生涯中又多了一些可以相互帮助的朋友和面临难题时可以相互切磋的伙伴。
 
 
  教与学

  在中国,CFO是一个相当新的职业,无论就工作职责范围还是对担任者的素质要求而言都与会计师有着很大差别。“优秀的CFO不仅要精通财务会计知识,也应是公司资源配置和运营控制专家,更应是战略设计和战略决策的积极参与者和优秀的领导者。”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院长李扣庆教授说道。EMPAcc项目正是基于此进行了针对性课程设计。

  中欧的CFO课程也是定制化的。“我们希望通过学习让CFO成为CEO的商业伙伴,起到真正CFO的作用,”中欧高层经理培训部执行主任刘洁介绍说,“因此,我们在课程中加入了战略制定、领导力、投资者关系等CFO所需要的各种知识技能。”

  对于煞费了一番苦心的课程设计,学员们总体评价较高。“大部分课程侧重于宏观和战略方面,设计还是比较科学的。”EMPAcc学员、大昌铜业财务总监夏震这样说。不过,财务总监是相当挑剔的管理者,发现问题是他们的职业习惯。CFO课程学员、先正达的王宇秋就认为有些课程存在可改进之处,“在很多大企业,IT和财务管理的职责往往集于一身,信息系统和财务结合得好,可以变为企业的竞争能力,而IT课程与财务内容结合得不够紧密,显得有点泛泛而谈。”

  科学合理的课程设计只是第一步。如何更有效地授业解惑,教授与授课形式是关键。中欧的刘洁介绍说,在CFO课程的教授中,既有权威的理论研究人士,也有实战经验丰富者,如GE唯一的华人顾问许定波教授。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的李扣庆则表示,EMPAcc课程是与香港中文大学合作推出的,70%的师资为香港中文大学的资深教授,他们对西方现代财务管理和资本市场运作十分熟悉。此外,重视将案例分析或课题研究应用于教学也都是这些项目的特色。

  学员们也期望教授既有理论功底,又有实务经验。CFO课程学员、刚辞去厦门翔鹭财务总监一职的王军说,“教授们的主要经历是教课,但有的教授在GE这样的公司当顾问,有的长年从事企业案例分析研究,比较务实,而不是纯粹教书型的,这很不错。”大昌铜业的夏震则说道,“在实际工作中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课堂上提出后,教授可能会提供不同角度的思维方式,但他们毕竟是做学术的,缺少实务经验,有些问题不一定能解决。”对此,合办EMPAcc项目的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院长谢家正表示,在海外,从事学术研究与实践工作一般分得很清,“做学术的人曾经当过会计师并不是什么优势,”他说,“你读了MBA是要去实践的,就不会去讲课。”

  对于旨在引进西方先进理论与实践的合作办学,外来师资的确是一把双刃剑,这不仅体现在学术与实务的平衡方面,也反映在语言问题上。香港中文大学的谢家正指出,这类课程学员的整体英语水平尚未达到能用英语授课的程度,因此,能够讲课的教授不容易找到。“香港八所大学中至少有五所希望来大陆开设这类课程,但目前只有中文大学开设了,问题在于他们无法找到足够多会说普通话的教授。”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