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品牌意识带入VCO 派亚特:可望20年成顶级赛事

    从清晨6点半比赛开始,到上午10点接受早报记者专访之前,他在不停地与来自世界各地的156名参赛选手一一握手。按照VOLVO中国高尔夫公开赛12年来的惯例,这位60多岁的英国老人在公开赛的第一轮将与每位球员握手,这是国际高尔夫大赛中绝无仅有的一例。

  “握手还没有结束,整个握手过程大概需要6小时。”派亚特说,“这非常重要。我要与每一位球员交流,知道他们对大赛的反馈信息,是否满意。同时也让每个人对中国公开赛记忆深刻。”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苑路,北京鸿华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早报记者对VCO冠名赞助商VOLVO盛事管理公司总裁、VOLVO中国高尔夫球公开赛的创办人梅尔-派亚特(MelPyatt)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独家专访。

  VCO可望用20年成为国际顶级赛事

  早报记者:您作为一位国际专家,您认为VCO发展到了什么阶段?

   梅尔:在中国是一种高水平的赛事,在亚洲也算是顶级赛事。VCO现在已经加入了亚巡赛和欧巡赛。现在,不管是亚洲还是欧洲美洲,都有 电视直播或转播,我们要让世界上更多人了解VCO。

   早报记者:VCO成为世界顶级赛事还需要做什么样的努力?

  梅尔:这需要时间。历史12年显然不够。起码得到20年才能成为世界级的赛事。另外,赛事的奖金也很重要。VCO肯定会成为世界顶级赛事,但你说要多少时间,也许是10年。

   希望把赞助延至2015年

  早报记者:VCO起步时的目标是5年内让中国高尔夫爱好者知道这赛事,10年内,让世界的顶级选手认识中国高尔夫,向往VCO,奖金要达到100万美元。现在,这两个目标都实现了。VCO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梅尔:接下来,我们要努力成为世界顶级赛事。我们在发展中,还增加了资格 预选赛,今年就有深圳、上海、北京三地的资格预选赛。这都是我们向世界顶级赛事所作的努力。另外,我们还需要多和中高协接洽,把合作延长到2015年,这还在接洽之中。

  VOLVO把品牌意识带到了VCO

   早报记者:1993年,中国高尔夫迈出了职业化的第一步,当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您是怎么说服VOLVO董事会的呢?

  梅尔:有人说这是一件疯狂的事情。确实遇到了很多的困难。说服VOLVO董事会尤为困难。当时我做了很多研究工作,了解到亚洲经济和 中国经济都在快速增长。亚洲经济增长速度在10%左右,而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13%左右,广东就更快了。作为VOLVO内部的一种营销战略,当时准备把品牌意识带到中国,认为中国是非常有潜力的。设法和中国高尔夫协会接洽,进入中国市场。

   收获巨大的“满足感”

  早报记者:VOLVO公司对投资中国高尔夫职业赛事的信心在不断增加,VOLVO对中国高尔夫的赞助,总共投入了多少资金?您和VOLVO都收获了什么?

   梅尔:大概投入有2000万美元。要说我的收获,有巨大的满足感。当时中国市场很小,不管是说服Volvo董事会还是说服中高协,都很不容易。但现在和中高协关系很好的合作伙伴。可以说“我们结婚了”。要说VOLVO的收获,前5年收获很少。当时只想把VOLVO品牌和VCO联系在一起。媒体对我们赛事的关注,其实也是一种商业回报。1995年首届赛事时,媒体记者只有3位。而今年已经超过100位,赛事已经传到全球各地。

   还会为VCO流泪

  早报记者:您为VCO流过两次眼泪。中国有句老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您在为何而流泪?

   梅尔:是的,我流过两次眼泪,而且还可能再次流泪。我是为中国公开赛而流泪。当你投入了太多的感情,解决一项又一项的事情,满怀热情坚信成功时,你就会感情充沛。就像对你的孩子一样,当你看着他成功地出生时很健康,就会流泪。因为你投入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里面。

   高尔夫运动应当平民化

   早报记者:中国的高尔夫可能走上平民化之路吗?

   梅尔:这需要中高协去做工作,而不是VOLVO。需要把费用降下来,让更多普通收入的人群能够参加。中高协其实已经在努力做了,现在深圳就有公共的高尔夫练习场地,一般的普通收入者就可以去玩高尔夫了。

  VCO目前是以VOLVO冠名的一场国家级比赛,又称“VOLVO中国公开赛”(VOLVOChinaOpen,简称VCO)。VCO诞生的12年来,VOLVO及其全球赞助项目的负责人派亚特一直是赛事的赞助者。1993年,中国高尔夫迈出了职业化的第一步,当时,中国只有不到10家高尔夫球场,职业球员也寥寥无几,更谈不上有哪个大企业愿意赞助中国高尔夫赛事;1994年,派亚特根据一篇“中国市场潜力不可估量”的报道,加上对亚洲经济的认真分析和评估后,向董事会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赞助中国高尔夫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