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琴人变身奏琴人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6朵金花”最近忙坏了,加班加点不是为生产乐器,却是为演出彩排。想得到吗?几位民乐造琴人成了演出市场的奏琴人:刚走下“世界魔兽游戏争霸赛招待会”的舞台,又踏上“名店运动城十周年庆典”的红地毯;上海国际艺术节天天演的丝竹声犹在耳,日本、新加坡方面的演出邀请函又越洋而来……

  “敦煌新语”,是这支另类民乐组合的名字。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去年破天荒地从上 海音乐学院招聘了几位擅长民乐演奏的女大学生,组建了民乐一厂有史以来第一支演出队伍。大学生们平时在厂里埋头于营销策划、乐器制造,有了演出任务便成为“敦煌”牌民乐仪态万方的品牌代言人。凡看过“敦煌新语”组合演出的人,都对“6朵金花”演奏时使用的乐器过目不忘:按演员服装和曲目风格不同搭配的七彩二胡、站着演奏的立式古筝、融入卡通造型的球身琵琶……都是民族乐器一厂突破传统,在外形、色彩、造型中揉入时尚元素开发的新概念民族乐器。而当这些新概念乐器在衣袂飘飘的“金花”们手里奏出宛转悠扬之声时,“敦煌”这一老品牌就被赋予历久弥新的意义———它不光是借助自组乐队放大品牌效应的新概念民乐“新语”,更是一家百年老厂大胆拓展服务内涵的市场竞争“新语”。

  组建乐队只是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创新管理的举措之一。进入2006年以来,大中院校马林巴推广计划、幼儿园民族乐器推广计划、民乐专业论坛主办计划等向服务业转型的大小战略已次第实行。如今,在厂长王国振的案头,一份《“敦煌”音乐艺术培训中心》方案又已成形。方案计划把民乐培训班开进社区,由厂里的高级技师、资深调琴师、年轻奏琴师等人组成师资队伍,为民乐爱好者和民乐考级者提供比市场价优惠得多的“贴身指导培训”。首期圈定的3个社区是江川路街道、古美街道、龙柏街道。“这样不仅能促进民族乐器的销售,也是对企业品牌与人力资源的深度开发。谁说造琴的只能造琴?与民乐相关的服务业领域,我们都想分上一杯羹,一切才刚刚开始。”王国振信心十足。

  本报记者 陈江

  “敦煌新语”,是这支另类民乐组合的名字。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去年破天荒地从上海音乐学院招聘了几位擅长民乐演奏的女大学生,组建了民乐一厂有史以来第一支演出队伍。大学生们平时在厂里埋头于营销策划、乐器制造,有了演出任务便成为“敦煌”牌民乐仪态万方的品牌代言人。凡看过“敦煌新语”组合演出的人,都对“6朵金花”演奏时使用的乐器过目不忘:按演员服装和曲目风格不同搭配的七彩二胡、站着演奏的立式古筝、融入卡通造型的球身琵琶……都是民族乐器一厂突破传统,在外形、色彩、造型中揉入时尚元素开发的新概念民族乐器。而当这些新概念乐器在衣袂飘飘的“金花”们手里奏出宛转悠扬之声时,“敦煌”这一老品牌就被赋予历久弥新的意义———它不光是借助自组乐队放大品牌效应的新概念民乐“新语”,更是一家百年老厂大胆拓展服务内涵的市场竞争“新语”。

  组建乐队只是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创新管理的举措之一。进入2006年以来,大中院校马林巴推广计划、幼儿园民族乐器推广计划、民乐专业论坛主办计划等向服务业转型的大小战略已次第实行。如今,在厂长王国振的案头,一份《“敦煌”音乐艺术培训中心》方案又已成形。方案计划把民乐培训班开进社区,由厂里的高级技师、资深调琴师、年轻奏琴师等人组成师资队伍,为民乐爱好者和民乐考级者提供比市场价优惠得多的“贴身指导培训”。首期圈定的3个社区是江川路街道、古美街道、龙柏街道。“这样不仅能促进民族乐器的销售,也是对企业品牌与人力资源的深度开发。谁说造琴的只能造琴?与民乐相关的服务业领域,我们都想分上一杯羹,一切才刚刚开始。”王国振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