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界创意天才艾迪-兰佩特:如何超越巴菲特

  这个世界缺乏足够的可预见性来对你的获益作出指导。你仅能将预期设定在某一层面,并为之下赌注
  西尔斯-罗巴克公司的那些高级管理人员想必都不会忘记去年早些时候在美国西好莱坞的一家宾馆中的逼仄氛围。那一天,西尔斯的新东家艾迪-兰佩特(Eddie Lampert)召集公司包括CEO、CFO(首席财务官)在内的高官以及一些主要大买家举行会议,共商西尔斯的未来战略。当时的西尔斯,上上下下都笼罩在迷茫与无助之中。

  一年后的今天,西尔斯的股价已蹿升了30%。“我并没有零售行业的背景,但我是一个购物者,”兰佩特的官方头衔是西尔斯不支取薪水的董事长,但事实上他的行为更像一个CEO,在战略、营销、广告规划等方面事事关心,“我通过富有实践性的、有逻辑的思想来支配这一切。”

  兰佩特创立的以他名字首字母命名的对冲基金ESL投资基金公司目前拥有西尔斯控股公司40%的股权,约合80亿
美元,位居第一大股东。

  这起轰动全球的超级并购案发生在2004年11月17日,兰佩特持股53%的零售业公司凯马特宣布以110亿美元兼并西尔斯-罗巴克公司,并成立西尔斯控股公司,从而成为继沃尔玛和家庭用品公司之后的美国第三大零售业公司。此前西尔斯-罗巴克在美国零售业公司中排名第五,凯马特则排名第八。

  成名凯马特

  说起凯马特,这更堪称兰佩特的神来之笔。2002年ESL出手购买这家濒临破产的折扣连锁企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表示不可思议。“对大多数人而言,凯马特只是一堆垃圾。我们被告知这个对冲基金小子买了公司大量股权而且想尽快使它摆脱破产境遇,问题是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他。”凯马特的前任CFO回忆道。

  但兰佩特显然很清楚他在做什么。他花了数百个小时分析凯马特的财务状况并得出结论:“凯马特是可以被拯救的。”在他看来,凯马特浪费了数十亿美元在店铺开拓和额外存货上面,这给予沃尔玛等对手可乘之机。兰佩特认为提高凯马特的收益率而不是销售收入提高就可以使情况改观。他还寻找了一位合伙人为凯马特注入更多的现金流。

  通过重组,凯马特几乎所有的债务都被转成了该公司,他本人也因此成为公司的董事长。“兰佩特的目标是使凯马特维持运转,这样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利润。即使有朝一日,它再次破产,在盈利期产生的利润和出售店铺的资金也足以使兰佩特进行其他投资,并产生利润。”分析人士如此评论。

  作为对兰佩特天才商业头脑的回应,凯马特在2004年一年中飞涨了300%,ESL的股权也从13亿美元飙升到54亿美元,这一年他个人的酬金收入就达到10亿美元。

  与巴菲特一争高下

  美国一家媒体将兰佩特誉为“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投资家,投资界的史蒂夫-乔布斯(注:苹果电脑CEO,创意天才)”,并将他与股神沃伦-巴菲特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兰佩特比他同龄时的巴菲特更有钱,而他的15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在18年投资期的表现也超越了巴菲特的伯克夏-哈撒韦基金(当然后者盘子更大,负担也更重)。据ESL基金大股东迈克尔-戴尔最近透露,ESL自1998年创立以来,平均每年净回报率高达30%。在2001年,这个数据甚至高达53%。而哈撒韦基金的平均投资回报率约在每年25%左右的水平。”

  这或许正合兰佩特的心意。兰佩特曾表示他的目标就是要和巴菲特一比高下,超越巴菲特所创造的,“我也明白,这个较量将是非常残酷的。巴菲特的投资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我也将经受同样的考验。”而巴菲特却没有对兰佩特进行评论。

  兰佩特和巴菲特都恰好在25岁时创建了自己的投资基金,并因此步入金光大道。他收购重组并持有凯马特53%股份的手法和巴菲特1965年收购伯克夏纺织厂的情形也非常相像。凯马特公司宣布公司董事会授权兰佩特把凯马特多余的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企业,华尔街因此惊呼“凯马特自此将成为兰佩特的‘伯克夏-哈撒韦’公司”。

  两人在金融市场上的一次短兵相接也以兰佩特的胜出告终。1989年到1990年,巴菲特购买了PS集团19.9%的股份,这引起了兰佩特的注意,他发现PS集团的一个新部门负责进行工业金属回收,将创造很高利润。在公司股价下跌后,兰佩特也在低价位买进PS集团19.7%的股份。两位投资家对PS集团的远景和运作持不同态度,最后兰佩特的投资升值一倍,而巴菲特却在PS上赔了约1/3。

  有分析家归结了两人在投资风格上的异同。他们的共同点在于:投资对象都是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却能产生长期利润的公司;在低价时购入以保证股票升值;投资对象中总会有几家和他们本人关系非常密切;只投资成熟的、透明度高的、产品技术含量不高但具有高附加值的公司,不投资高科技公司;直接参与公司的运作,影响公司经营和生产;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合理分配资金,产生最大的利润和回报。

  二者的差异性则在于,巴菲特投资的公司大多是一些运转相对良好的公司。而兰佩特更钟情于那些管理不善的公司,他钟情于“沙里淘金”,因为一旦对这样的公司进行资产重组等改革,这些公司的升值空间就变得巨大。至少凯马特和西尔斯的案例告诉我们,兰佩特比巴菲特更精于公司经营和管理。他的投资哲学是:正确评估风险和重视风险是投资成功的全部奥秘。

  成功秘诀

  现年44岁的兰佩特自小他就喜欢坐在祖母的膝盖上,一起收听财经新闻。10岁时他开始对投资产生浓厚兴趣,经常与祖母一起研究报纸上的股票行情并讨论投资选择。14岁时他开始阅读企业的财务报告和金融方面的教科书以求掌握投资诀窍。

  兰佩特毕业于耶鲁大学。1987年他分析认为美国长期利率过高,股市面临崩溃风险,从而极力说服部门领导将高盛持有的股票减少三成。同年10月他的预测得到印证,此后被高盛认为是“华尔街最具独立意识的投资银行家”。
  1988年,他依靠基金经理里查德-瑞恩沃特的2800万美元投资成立了ESL投资公司。在18年中,梦工厂创办人、媒体大亨大卫格芬(DavidGeffen)、戴尔公司的创办人迈克尔-戴尔以及Tisch家族等都成为了他的客户。格芬不无惋惜地说:“1992年我给了他2亿美元投资,这些年我假如不是以这样那样的用途提款他用的话,现在已经升值到90亿美元啦。艾迪为我挣的钱比我所有创造或卖掉业务得来的钱都多。”

  “艾迪的行事风格与99%的其他对冲基金经理人都不一样,”ESL的合伙人汤姆-蒂什(TomTisch)表示。他很罕见地要求自己的投资人把钱至少锁定在ESL五年以上,以免自己还不够成熟的投资项目过早遭遇资金压力。而业界一般的锁定期仅为一年。

  与其他对冲基金不同,ESL基本上从不做空头,不买卖金融衍生品,更不参与恶炒各国货币,因此没有人会把他与索罗斯联想在一起。

  他更像一个优雅的绅士,在机会出现时迅速出手,逢低买入潜力股“收藏”,一路持有并获益巨大。

  上世纪90年代他买入的IBM等蓝筹股为他带来了财富和信心,“卢-郭士纳(Lou Gerstner)当CEO的两年后我就买了IBM,”兰佩特回忆道,“IBM的服务业务非常棒,但当时绝大多数投资者还紧盯着大型机和PC机不放,IBM股价明显低估。于是我决定买入,在四五年中我们的投资翻了四五番。”

  兰佩特信奉“守密”是投资家的核心利益所在。他拒绝谈论自己的投资组合的细节,甚至于与ESL的股东们在一起时也如此。他也偶然会因为这个政策而与合伙人发生冲突。格芬在1992年终于忍不住了:“我想知道我的钱到底去哪儿了?”“规定就是规定,每个人都一样”,兰佩特毫不妥协。“艾迪确实非常严格,这是我敬佩他的一点,但我不喜欢它。”格芬无可奈何。

  兰佩特的职业生涯充满传奇色彩。更传奇之处在于他曾在2003年1月10日被四名17至23岁的歹徒绑架。“我清晰地记得这个死亡逼近的时刻。”他回忆到。一位自称了解案情的人后来透露,有人以500万美元的高价雇用这些人谋杀兰佩特。他被关在浴室里长达39个小时,最后一个愚蠢的歹徒用他的信用卡预订比萨饼,警察在随后找到了他们。

  获救后仅两天,兰佩特就又重新投入了凯马特的重组工作。很显然,当危险逼近时他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但至少对于44岁的兰佩特而言,ESL、西尔斯控股以及庞大的150亿美元,没有人怀疑这一切如今都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个世界缺乏足够的可预见性来对你的获益作出指导。你仅能将预期设定在某一层面,并为之下赌注。这就是真理。”